當前位置:首頁 > 原創鬼故事

沾了血的泥人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9-07-24作者:熊大

    紛紛揚揚的雪下了一天,晚上的時候雪停了,月上樹梢,大地顯得格外明亮,方圓很遠的地方都能看清楚。
    天寒地凍,冷冷清清的大街上,獵戶楊大彪伸出手將頭上的狼皮帽使勁摁了摁,垂頭喪氣的嘟囔了一句:“臭手、臭手,你咋就沒摸到過好牌呢!”
    就在大彪垂頭喪氣的往家走,當路過一個胡同口時,忽然,就見從這胡同里面探出一個馬腦袋來,接著就是馬身子,這匹馬渾身血一樣的紅,在白雪地上顯得格外顯眼,再往這馬上一看啊!
    “我滴個天!這是啥怪物啊?”
    就見那騎馬之人,看樣子應該是個大高個,面目看不太清楚,肩上還扛著一把大刀,嚇的大彪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那馬停了下來,而那馬上之人也不說話,就這么尷尬的和大彪對視著。
    大彪這回看清楚了,就見那馬上之人,那張臉上凹凸不平,要多難看有多難看,嘴和鼻子也不成比例,鼻子是向上翻著的朝天鼻,再看那張嘴,也太大了,好像都岔到耳朵邊去了。兩只眼睛一個大一個小,讓人看著顯得特別滑稽。
    大概就這么對視了三分鐘,就聽馬上那個人從鼻眼里冷哼了兩聲,然后揮了揮手中的大刀,接著催馬慢慢的又鉆進了另一個胡同。
    等那怪物走遠,大彪心里默念著:“老天保佑,老天保佑。”
    從這天起,每到了晚上,很多人都看到有一個騎紅馬、扛大刀的怪物在大街小巷里來回溜達,好不嚇人!說也奇怪,十幾天過去了,也沒聽說過這玩意傷過人。
    這天晚上,大彪正準備睡覺,剛躺在炕上,就聽見一陣馬蹄聲由遠至近。大彪從炕上爬起來,趴在窗戶上往外看,這時,就見一個黑影沖到大門口。那黑影背背寶劍站在過道里,一動不動的,就像一個大俠!
    “這人是誰呢?怎么這么面熟呢!”大彪琢磨著心事。
    馬蹄的聲音慢慢靠近,大彪看見一個騎馬的黑影慢慢從過道的一頭,一顛一巔的走了過來,正是自己那晚見到的怪物。
    當那怪物騎著馬走到黑影跟前,大約還有四五步的時候,那怪物停了下來,兩家一對峙,一時間場面有點尷尬,氣氛也有些壓抑!
    正在大彪胡思亂想的時候,此時月亮慢慢升了起來,趁著月色,大彪見那黑影朝過道旁邊靠了靠,似乎是要給那怪物讓路。
    “噠噠噠……”隨后就聽馬蹄聲再次響起,趴在窗臺的大彪這才長長的呼出一口氣。
    就那怪物與黑影一錯肩之時,那黑影忽然猛跑兩步,借著沖勁,蹬著一旁的院墻飛身而起,手里揮出一張紙符向怪物撲去,不偏不倚,那紙符正好貼在了怪物的腦門上。你還別說,那怪物好像是被定住了似的,騎在馬上是一動不動。

    而就在黑影落地的那一瞬間,黑影像變戲法似的又掏出兩張紙符,隨后蹦起來,在怪物的前心、后心各貼了一張。隨后,那黑影仰著頭,伸出手來整理了一下并沒有弄亂的衣服,一臉的不屑,圍著那怪物轉著圈看。
    “好功夫!好法術!”大彪不由得叫起好來,然后下炕,鞋子都沒顧提就開門跑了出去,他想看看那黑影大俠到底是誰。
    可是等他從屋里跑出來,看到的卻成了另外一種場景,就見那馬上的怪物,伸手揭下腦門上的紙符,又回頭看了看黑影,那意思好像是說:你給我貼這些紙干什么!
    大彪看到這里,“媽呀!”一聲又重新跑回了屋,將房門留了一條縫往外看。
    就見那怪物揭下了紙符,黑影大俠先是一愣,接著伸手拔出背后寶劍。
    大彪一看,“誒!這寶劍咋不像金屬的啊!看著怎么像個木頭的。”
    就見黑影大俠舉著寶劍朝怪物刺了過去,那怪物也不含糊,用大刀輕輕一撥,黑影大俠手里的寶劍立刻就撒手了,而且身子一晃,后退幾步沒站穩坐在了地上。
    “好大的力氣!”黑影大俠說了一聲,順手在墻根處劃拉了一把土,沖著怪物撒了過去,而后撒腿就跑。
    大彪見那怪物向那黑影大俠追了過去,黑影大俠跑的急,路上還摔了兩個跟頭。
    “大……大俠,別往那跑,唉!”大彪一聲嘆息,趕緊打開房門,也追了出去,因為他知道,那黑影大俠跑的方向是條河……
    等大彪找到那黑影大俠的時候,就見他抱著一塊大冰塊,正在那里哆嗦呢!而那怪物此時卻不見了。
    “二叔救我!”就那河里的大俠喊。

    大彪趕緊把他撈上來,一看啊!原來是自己一個本家侄子,五年前上山學道去了。大彪把侄子攙扶回家。讓他鉆在被窩里,大彪趕緊給他燒姜水用以驅寒。
    那個侄子,這會兒也沒了剛才的大俠銳氣,在被窩里一個勁兒的打哆嗦。還在那說呢!“二叔,你說那是個啥怪物?我學道頭次下山就栽了個大跟頭。這鎮尸、扒皮、抽筋符也不管用,還差點兒丟了性命。”
    大彪一邊幫侄子烤著濕衣服,一邊安慰著他。
    侄子喝了一大碗熱姜水,又說:“剛才,那怪物一直將我追到河邊,我實在沒辦法了,就跳了河。你說怪不怪,那怪物見我跳了河,它立刻就回去了。”
    聽到這,忽然,大彪一拍大腿,說:“我知道那玩意是什么了!怪不得看它那樣子這么熟悉,我以前見過。”
    侄子聽的起勁,裹著被子坐在炕上問:“二叔,你說這玩意是啥?”
    “泥人,怪不得它會怕水。”大彪說著,起身來到里屋,拉起正在酣睡的兒子,問:“兒子,有一次你和幾個小孩在院子里和泥巴捏泥人,當時我看見你流鼻血了。那么你還記不記得,你那個捏好的泥人現在放在那里了?”
    兒子使勁揉揉眼睛,想了想說:“記得當時我和狗蛋他們一起玩泥巴,那天還流鼻血了,我也沒在意,也為了好玩,后來我就將馬捏成了大紅馬,還捏了一個扛大刀的人騎在馬上,我用樹枝給泥人弄了兩只眼睛,一大一小,當時狗蛋他們笑話我捏的難看,我就放在村口的橋洞里了。”
    “明白了,明白了,孩啊!你接著睡吧!”大彪說完,讓兒子繼續睡覺,而后走出里屋去見道士侄子。
    大彪說:“聽老輩人說,什么東西一旦占了人血,放在不見陽光、不見人的地方,七七四十九天,這個東西就會成魔出來作怪。如今這時間也附和,這個怪物應該就是你兄弟用沾血的手捏出來的泥人、泥馬,被藏起來后,這貨一百天沒見到人,他就成魔了。”
    侄子聽后,臉上又露出來之前的銳氣:“怪不得,我那三張紙符對他沒用呢!這貨不是尸,沒皮也沒筋。”
    大彪問:“那咱咋再辦呢?”
    道士侄子把手一揮,說:“沒事沒事!這魔不會害人,就是對東西好奇。只要找到他的真身,毀了就沒事了!”
    天亮之后,大彪和侄子來到村口,果然在橋洞里找到了那個血馬怪人,等拿出來一看,呵呵!模樣就是那個鼻孔朝天、一對大小眼,肩扛大刀的怪物。大彪將這泥人摔了之后,從此街上再也沒出現過騎馬的怪物。
    故事到這也就結束了,據坊間傳聞,沾了血的東西是不能胡亂扔的。因為有些物件一旦占了人血,放在不見陽光、不見人的地方,七七四十九之后這個東西就會成魔出來作怪。也有人說這東西還會去吸食它事主的血維持生命,直到他的主人魂歸地府,它失去了鮮血供養,就會自動消失。老輩人說的是神乎其神,真假難辨,不過,這種傳聞在民間好像各地都有。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上一篇:金二叔修路

下一篇:別亂求財

標題:沾了血的泥人
地址:http://www.ulgxsx.live/yc/61683.html
聲明:沾了血的泥人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六场半全场中奖怎么算中几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