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原創鬼故事

饞漢遇摳鬼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9-07-03作者:小胖

    老話說的“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可也有人和鳥雀一般,為口吃食啥也不顧的,雖說飽了口腹之欲,誰吃誰都高興,可總得有個度,不能啥便宜都占呢!
    橫丘莊里有個叫馬大嘴的年輕人,小時候來個走村看相的先生,說馬家這小小子面窄嘴大,將來是要“吃八方”的,可惜嘴角橫紋低垂,恐犯口舌官非,是福是禍都在這一張嘴上了,讓他爹娘多加訓導管教。
    可馬家爹娘一聽就不樂意了,“吃八方”是好事啊,將來兒子能成大器哩,可要說犯事惹禍,這么小的孩子能看出啥來?打幡相面的先生到誰家說上幾句,少說也有水喝有飯吃,偏偏趕上這馬家吝嗇,嗔著先生“胡說”,竟把他趕了出去。可馬家兒子就此被村里人叫成了“馬大嘴”……
    馬大嘴長到二十來歲,半分本事沒有,人又愚鈍懶散,自小爹娘節儉過了頭,馬大嘴養成了個“饞”的毛病,聞到誰家屋里飄出香味就走不動路,找著借口也要去蹭口吃食,村里人都煩他,笑話他說果然是個嘴大吃八方的主!
    這年快過年的時候,馬大嘴打聽到鄰村五嬸子家娶媳婦,兩家人祖上不知哪一代連著姻親,七拐八繞的算是個親戚,五嬸子沒來他家報喜,馬大嘴的爹娘不好意思去,可馬大嘴好幾天前就饞的睡不著覺,到了那天早早爬起來,弄了塊紅紙包了五塊錢,直奔鄰村五嬸子家而去。
    這附近的習俗是正月不辦婚事,因此嫁娶都趕到了年前,一是圖個吉利,而來年根底下,家家戶戶的人都齊全,辦事的主家要臉面,那席面酒菜都是最好的,大盆盛肉大碗裝酒,從早上開席開到天黑夜里,管夠,收的禮金都不多,為的就是熱鬧有面子,可像馬大嘴這樣包了五塊錢的還真沒有!
    馬大嘴敞開兩片嘴皮子,吃得滿嘴流油,吃完一席還不走,磨磨蹭蹭的等著下一席,到了天將黑的時候,肚皮都鼓了起來,酒也喝得發蒙,搖搖晃晃站起來要去“放水”給肚子騰騰地方,五嬸子家的親侄子早看他來氣,攔著他說茅廁里有女眷,帶他去個別家方便。
    馬大嘴跟著那人七繞八繞走了半天,一晃眼那人竟然不見了。馬大嘴迷迷糊糊的看前邊屋連著屋,人影幢幢,只是看不清模樣,他伸手一扶,摸到了實物上,原來是棵大樹,再一看是到了一戶黃泥屋前,屋前并排三棵大樹,黃澄澄的粗樹皮,都有兩人合抱粗細,那樹下屋前圍著一群人,都蹲著用手往嘴里塞東西吃,旁邊一個黑衣服老太太氣得哇哇直叫,可沒人理睬她,仍是吃個不停!
    馬大嘴聽那些人吧唧吧唧嚼得香,他急啊,干脆也不找茅廁了,在樹后一扯褲帶就開始尿,說也奇怪,他尿一下樹就矮細一圈,還沒等尿完呢,那三棵大樹忽的不見了影,像是鉆到了地底下,馬大嘴一手扯著褲腰一手揉眼睛,可不得了,眼前沒有房子也沒有樹,倒是連綿一大片的墳包包,他腳底下是三根被尿沖倒了的黃線香,還有幾堆饃饃夾生飯菜,上邊沾著些黃紙灰,也都被尿澆了!

    馬大嘴嚇得一機靈,他這是誤入了誰家的墳頭毀了供品哩!他扭頭想跑,剛轉過身子,就見身后黑壓壓站了一群的人,都沖他齜牙咧嘴,尤其是那個黑衣服老太太,氣得眼睛紅通通,兩只枯干手爪長出長長的尖指甲,奔著馬大嘴面門上抓過來……
    那晚馬大嘴摸黑回了自己家,剛進院子門就喊餓,他爹娘早睡下了,早睡省電。可聽馬大嘴在灶房里撥盆拿碗的不消停,只能一邊罵一邊爬起來,罵馬大嘴是餓死鬼投胎,去吃席面還能吃不飽?錢都白花了!
    馬大嘴可不管他爹娘怎么打罵他,只瞪著發紅的眼珠子嚷嚷餓,他家灶房里連菜湯菜葉也沒有,馬大嘴推開他爹娘,一手拎起菜刀直奔院子里的雞籠子,他爹娘反應過來時,三四只老母雞都被抹了脖子,滿院子撲騰!
    馬大嘴他娘心疼的嘞,撲上去要拍打馬大嘴,幸好他爹覺得不對勁,馬大嘴拎著血淋淋的菜刀,要多嚇人就有多嚇人,趕緊攔住了他媳婦,試探著問:兒呀,你認得我不?
    馬大嘴嘿嘿一笑,說認得,你是我爹,她是我娘,爹啊娘啊,我餓,你們不讓我吃飽,我今晚就得死啦!
    莊戶人家多得是妖精鬼怪上身的故事,馬大嘴他爹見兒子眼睛發紅,眼圈卻黑漆漆的,再看他鞋上還沾著沒燒干凈的黃紙錢,知道他兒子怕是撞客了,用了一招“緩兵之計”,說好好好,讓你娘給你燉上,一定吃飽!
    這邊馬大嘴拎著菜刀蹲在角落里等他娘做飯菜,那邊他爹一溜煙的往鄰村跑,鄰村有個老神婆,專能看這種邪病……

    老神婆進到馬家已經是一兩個時辰以后了,馬大嘴把一大鍋的雞肉吃得湯水不剩,啃著骨頭正催他娘再去殺雞,一邊還用手抓著冒氣的米飯往嘴里塞,神婆子哎呦一聲,扯開馬大嘴的衣服一瞧,肚皮鼓得像是小山包,上邊血管像是一條條小青蛇,馬大嘴眼睛已經翻了白,還扯著脖子往下噎,再吃就要出人命啦!
    老神婆擺上架勢,可咋問“馬大嘴”他都不回答,邊吃還邊發出嘰嘰咕咕的笑聲,老神婆看馬大嘴邊吃邊舔牙花子,一拍大腿,說原來是石老太太你呀!
    這石老太太也是鄰村的,正是老神婆家鄰居,前兩三年過了世,她活著的時候吃東西就吧唧嘴,還用上下嘴唇蹭牙花子,舔得一點油星都不剩下,萬八千人里就她這么一個吃飯的,所以一看就認出來了!
    這石老太太的摳門更是出名,一分錢一粒米都是好的,弄得老頭子早早過了世,她兒子和兒媳婦不省自己光省老娘的,石老太太得了病也不給治,擱在家里等死。一個月吃不進東西,竟是活活餓死的。不知怎么竟上了馬大嘴的身,這后生咋得罪了她,快要被撐死啦!
    “馬大嘴”見老神婆道出她名字,也不再裝馬家兒子了,邊嚼著骨頭邊恨恨地罵道:可不就是我!這混賬小子跑到我墳頭撒尿不說,還澆了我的香火斷了我的供食!老婆子我三年整啊,挨餓受凍,還要被那些野鬼欺負。好不容易我哥哥來看看我,送點錢糧,沒被野鬼搶光,都被這混賬小崽子沖撞沒了,我不治他治誰!
    您瞧這事兒巧的,原來石老太太摳門,自來沒有給先人上供燒紙的習慣,她兒子兒媳有樣學樣,薄板棺材埋進土,再也沒到老娘墳上去過,說人死如燈滅,哪有鬼?白花那錢干啥!
    好歹今年是石老太太的娘家哥哥身體病弱,想起這個先走了一步的妹妹,老遠跑來給上了香供了點漿水,老頭子年紀也大了,不等香燒完就回去了,哪知道就被這個馬大嘴給“沖”了!
    那香燭起的是溝通陰陽的作用,香火一滅,滿地紙錢撿不起來,供品吃食也吸不到煙火氣,石老太太難得的一次飽食機會,就這么被尿澆沒了,能不氣嗎!
    既知道了前因后果,老神婆好歹把石老太太勸離了馬大嘴的身體,鄉里鄉親的總不能弄出人命作孽吧,馬家少不了賠上些道歉的紙錢漿水,這事才算是了結。
    您要問那石老太太忍饑挨凍,咋不問自家兒孫要呢?這也是她自己種下的苦果,她兒子不敬先人,不畏鬼神,心里既沒有這個老娘,也不去墳上轉轉,石老太太就算有心托夢也找不著路哩!估計托了夢也是白托……
    至于馬大嘴遭了這一場罪,倒改了他嘴饞的毛病!那石老太太借他身體一頓大吃,吃壞了腸胃,再見到葷腥就惡心,也不再去別人家里蹭吃蹭喝了。這也是他活該吧,要不是貪吃惹人煩,也不能被騙到墳地里去撞了鬼啊……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上一篇:云霄勾玉

下一篇:金二叔修路

標題:饞漢遇摳鬼
地址:http://www.ulgxsx.live/yc/61677.html
聲明:饞漢遇摳鬼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六场半全场中奖怎么算中几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