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原創鬼故事

官癮不減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9-06-08作者:老蘇

    五龍山道,是山麓七村通向縣城的必經之路。這段日子,山上突然出現一只長毛活尸,逢夜作祟,給村民帶來極大困擾,提之無不色變。
    這具長毛活尸,酉出卯落,盤踞山崗,攔路禁行。
    剛開始,路人不明就里,駭得撒腿就跑,但它行速比人快了許多,幾個閃身就會攆上,然后瘋狗一般,撕咬路人,連傷三條人命。后來,人們發覺,只要在它面前下跪,兩膝伏地而行,它就會從腐爛的鼻孔里噴出兩道尸氣,手舞足蹈,似是十分滿意。直到完全離開五龍山地界,路人才敢起身逃命,若是半途起身,這長毛活尸又要伎倆重施,追攆撕咬。
    村民們頭疼不已,盡量避免夜行,但要是有急事,不得不晚上過崗時,就會在膝處墊上破布,以免傷了腿腳,然后戰戰兢兢,三五人一起過崗。
    長久下去,何日是個盡頭?大家聚在一起,商議如何除掉此獠,又每家每戶兌錢,先后雇來幾名術師,可惜全是飯桶草包,學藝不精,術法不濟,被這只長毛活尸攆得丟了兩魂跑了六魄。活尸不懼符篆,不畏桃釘,不怯經咒,行動又異常迅疾,一般術師根本不是對手。
    有個小道長聞得此事,表示不服,躊躇滿志夜入山崗,三個時辰后,狼狽跪行出崗,喪發垢面,兩膝血漬斑斑。眾人將他攙起,道長直呼畜生厲害,大戰三百回合,最后一招不慎敗北,被迫認輸。不過此行收獲還是有的,已察明活尸來歷。
    一般來說,人死燈滅,塵歸塵土歸土,但五龍山地底有五金地脈,這具尸體又恰好葬在五金之氣匯集之處,常年受其滋養,尸身不腐,漸漸成為活尸,晝伏夜出,若能在白天找到埋尸地,一把火燒了,尸患必除。
    但這么大的山崗,要找到活尸老巢,談何容易,是以村民尋了數日,毫無進展。
    道長還不放棄,說這活尸受地脈滋養約有二十載了,二十年前可有人葬在山崗否?
    眾人都說沒有,因為諸村祖訓,不允許子子孫孫葬在山崗,人死后,都埋在村子中間的墓園里了。
    忽地,一個三十歲左右的漢子拍腿說道:“這倒是提醒了我,”這個叫梁小五的漢子回憶,幼時和二叔上山砍柴,發現一個傷者,口齒不清,似是川蜀口音,倚著老樹,奄奄一息。二叔探了探他的鼻息,然后說,“小五,你背著干柴先回去,我灌一葫蘆水給他喝。”梁小五乖巧聽話,依二叔之言,挑柴回村。天黑之后,二叔也回來了,梁小五問及此事,二叔說這人喝了點水,自個走了。

    當時,梁小五還有些奇怪,那人分明受了很嚴重的傷,怎么說走就走了。還想多問幾句,二叔一瞪眼,斥喝他,還說那人連道謝都沒有,就走了,誆你作甚?
    次日,二叔進城,給梁小五捎回來幾包點心,還讓他別把這件事說出去,免得引來不必要的麻煩。梁小五得了好處,被二叔連哄帶騙,也就不再想。
    “可是,二叔從那時起,一下子就闊綽了,”梁老五眨著眼,說道,“以前的二叔,窮得梆梆響,可自從碰到那個傷者之后,就蓋了新宅,后來還娶了十村八里最俊俏的姑娘。這事過去了差不多二十年了,我一直覺得二叔是見財棄義,支開我之后,將那外鄉人謀害了。當時幼小,瞧不出外鄉人穿著好壞,但長大了之后,仔細想想,那人穿綢裹緞,絕對是個有錢戶。不過懷疑歸懷疑,沒有真憑實據,也只能爛在肚子里。”
    “此后,二叔生了兩個兒子,因為好吃懶做,家又返貧了,二嬸娘也跟一個賣貨郞私奔,下落不明,我這兩個堂弟,都不是什么省油燈,大家提起來恨得牙根疼。奇就奇在這個活尸咬死的三人,恰巧是二叔父子仨,二叔家算是徹底絕后了,道長方才說這活尸差不多受滋養二十余年,也不知怎的,我就想到了這舊事。”

    村子一個德高望重的老人,指揮大家,將梁小五二叔家徹底翻查,看能否找到什么眉目。最后,覓到一物,乃是一本舊冊,上面記著日志。村塾先生看了看,告訴大家,說這日志最后記載的時日是二十年前。內容大抵是一個錦官籍貫的有錢戶,捐了一個邑令的職務,本指望過過官癮,哪知甫進本縣境,就遇到強匪,兩老仆丟下主人,屁滾尿流,逃命去了,這人也倉皇逃竄。日志記到這里,戛然而止。
    村塾先生報了最后一頁的日期,梁小五眨眨眼,陷入回憶,良久道,這個日子與二叔遇傷者的日子十分接近,此日志定是從那人身上搜得的,只是二叔不認字,不曉得里面寫的什么內容,一直保存至今。
    許久不言的道長,啐了一口,罵道:“難怪這長毛活尸要人跪行了,此畜活著的時候,捐得邑令,還未上任,沒來得及過過官癮,死后,仍不罷休,非得逼我們大家給他下跪,他才放行,真真是畜生也,滑天下之大稽!”
    村民們面面相覷,問他可有驅尸良策。
    道長揉著膝蓋,道:“心病還須心藥醫,有此癮之人,無非欺下畏上,我們不妨借來一枚大他一級的官印,它一見,定會俯地叩首,到時我們往他身上澆些桐油,一把火燒了此畜。”
    “話雖簡單,但它生前是個邑令,須府級別以上的官印,才能治它,老爺們哪會為了我們這些窮頭百姓,將官印拿出來呀。”閱歷深的村民表示擔憂。
    小道長冷哼道,“貧道倒認識幾個梁上君子,盜技高超,事不宜遲,我即刻動身,”辭了眾人而去。
    七日后,果然手上多了一枚官印,村民哪見過這個,圍得里三層外三層,紛紛伸頸探腦瞧稀罕,道長覓了幾個手腳健壯的勞力,各拎一桶桐油,夜間進山。
    那長毛尸聞得活氣,早早候于山道。
    道長有了官印,氣勢大增,雄赳赳來到跟前,活尸怒吼,意示他跪下,道長將官印一拿出來,這畜生立刻軟了,伏地不語,頭都不敢抬。
    小道長招手喚伴,將桐油傾倒在活尸身上,淋淋灑灑,澆了個透。饒是如此,這活尸依舊服服貼貼,不作反抗。
    一切就緒,眾人撤得遠遠的。
    道長吹著火折子,丟在活尸身上。桐油遇火,一下子燒著,火焰眨眼竄出兩尺來高,活尸成了火尸。
    眾人心驚肉跳,害怕它垂死掙扎,然而直到燒成灰燼,它都沒有移動半分。
    這場禍害,就這么出人意料的結束了。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上一篇:盜墓鬼故事之耳目

下一篇:惡鬼借陽壽

標題:官癮不減
地址:http://www.ulgxsx.live/yc/61655.html
聲明:官癮不減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六场半全场中奖怎么算中几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