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原創鬼故事

火葬場的鬼手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9-05-07作者:卿本和善

    這個故事,我還是從一個朋友的嘴里聽來的,要不是他因為喝多了嘴上沒把門的,估計我是根本不可能聽到這段詭異經歷的,那么話不多說,咱們直接進入主題。
    這小子,姓劉,在家排行老三,我們平日里都叫他劉三,他呢,從小學習就不好,長大之后也沒有啥正經工作,整天就是在外面瞎混,游手好閑,為這他家里人可是操碎了心。
    但就他的性格,去給飯店洗鍋刷盤子估計都沒人要,但也不能讓他這么把自己的未來給荒廢了,所以,百般無奈之下,劉三他爸就先給他隨便找了個工作過渡:火葬場當保安。
    其實吧,這工作的薪酬待遇雖然不錯,但時間要求比較苛刻,除了白天的日常巡邏外,晚上還有兩趟安全巡視,最重要的是,這地方的工作太晦氣,誰知道這地方會藏著啥不干凈的東西?
    本來他是不愿意去的,但胳膊拗不過大腿,最終他只能硬著頭皮去上班了!
    和他一起當保安的,是一個年近五十的大叔,大叔姓王,穿著特別的樸素,再搭配上黝黑的皮膚,一眼看上去立刻就給人一種非常地道的農村人的形象,不過,那道掛在大叔臉上的疤痕倒是非常的顯眼,但當劉三提及這條疤的時候,大叔的臉上都會出現詭異的恐懼感。
    具體是因為什么,劉三也并不清楚,但他知道,這道疤,估計和這火葬場脫不了干系。
    在劉三剛開始去上班的那幾天,大叔帶著他熟悉了自己的工作任務以及具體的時間安排,因為工作需要,所以他們晚上是直接住在保安室里的,而變故,也是在幾天后的夜里發生的。
    記得當時大叔好像說自己家孩子發高燒,他得去醫院照顧一下,所以,當天晚上的巡夜工作就交給劉三一個人了,而在大叔準備離開的時候,他卻突然提醒劉三:你晚上巡夜的時候,千萬不要靠近焚化廠后面的那個小屋,除此之外,今晚大叔可能趕不回來,所以,晚上不論是誰來敲門,都別開,你就一個人蒙在被窩里睡覺就行了,記住了?
    這些話,劉三在恐怖小說里不知道見過多少遍,所以現在的他也表示非常的無奈:“行了,大叔,別廢話啦,趕快去醫院吧,這地方你不用擔心,我自己有分寸。”
    大叔現在雖然有些猶豫,但還是轉頭離開了,而劉三之后則是一個人坐在保安室里,看著電視嗑瓜子,別提有多樂呵了。
    到了大約十點多的時候,劉三這才拿著手電離開保安室去進行今晚的最后一次巡夜。
    起初到并沒啥奇怪的地方,但人啊,就是禁不起琢磨,特別是在黑乎乎的地方,那些來自大叔的警告就會被無限的放大,以至于現在的劉三,竟然感覺自己的兩條腿僵硬的邁不動了。
    幽冷的夜風此時不斷在劉三的身邊刮過,陰冷的感覺竟讓劉三渾身起雞皮疙瘩,雖然現在是初夏,但火葬場在郊外,加上某些特殊原因的影響,導致晚上的冷風像刀子一樣刺骨。

    他就這么在原地站了半分鐘,而當他再抬起頭的時候,卻通過手電的光線看到,眼前出現的建筑不正是大叔嘴里提到的那個焚化廠后面的小屋嗎?自己什么時候走到這地方來了?
    記得剛才他不是才繞到廠前嗎?到廠后面至少還得走五分鐘,這,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正在他詫異的時候,他卻赫然聽到在這夜風呼嘯之間,竟然發出“滋~滋~滋”的尖銳聲!
    順著聲音挪動手電的光線,霎那間,一只暗綠色的手赫然出現在劉三的視野中,這只手緊緊的扒在門板上,長的離譜的指甲在門板上輕輕的劃動著,而那詭異的滋滋聲就是這指甲發出的。
    鬼,這個東西雖然大家都有所耳聞,但親眼所見的又有幾個?而在撞鬼后,大家所作出的反應卻是驚人的一致:掉頭就跑,沒有任何的猶豫,并且還伴隨著尖叫聲,而劉三自然也并不例外!
    現在的他幾乎是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跑回了保安室,并緊緊的頂上了大門,隨后渾身顫抖的躲進了一個犄角旮旯,而他的眼睛還在四下轉動著,生怕剛才那鬼東西會跟過來。
    在他的情緒稍微穩定了一些后,他這才突然意識到,自己所處的這個保安室似乎有些不對勁,他記得自己之前出去的時候,燈是開著的,為什么回來后,保安室里的燈全都關掉了?是停電了嗎?不可能,因為電視還亮著,里面的節目仍在播放,根本沒有受到的影響。
    既然如此,那保安室里的燈,又是誰關的呢?難道說?
    想到這里,劉三整個人汗毛聳立,而他身體上的顫抖幅度就好像是被加裝了馬達一樣停不下來,就在此時,詭異的敲門聲,卻好似無形的重錘,重重的砸在了劉三脆弱的心靈上。
    “來了,真的來了,我,我雖然平時嘴臭了點,可卻絕沒干過傷天害理的事情啊,這,你找誰索命也別找我啊。”現在的劉三被刺激的有些語無倫次了,雙腿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著門外的家伙千萬不要進來,可就在這時,一個特別熟悉的聲音卻從門外傳來:“開門啊,小劉,我回來啦,快開門。”
    “大叔?是大叔回來了?”現在的劉三算是看到救星了,癱軟的雙腿赫然有了力氣,只見他一個箭步沖到門前,并透過窗戶瞥了一眼窗外,在確定是大叔本人后,他這才把門給打開。

    “你小子咋回事?慌里慌張的?撞鬼啦?”看似玩笑的話在劉三聽來竟顯得那么刺耳:“大,大叔,今天晚上,我還真撞上鬼了,就在你說的那個焚化廠后面的小屋。”
    “你,你這死小子是活膩了嗎?我不是千叮嚀萬囑咐讓你別靠近那里嗎?”大叔在呵斥劉三的時候,還隨手拍了他幾巴掌,雖然有點疼,但劉三現在內心中的恐懼多少減緩了一些。
    “我呢,一直不想和你說,既然你撞上了,那我就和你講講,原來在咱們火葬場里,曾經丟過一具尸體,是個男孩的尸體,從照片上看,男孩也就八、九歲的樣子,長得挺秀氣的,但命運不饒人,年紀輕輕就患了絕癥,病逝了。”說到這,大叔順手從煙盒里抽出一根煙叼在了嘴上。
    “人死了,家屬就把尸體送到咱們火葬場來焚化,可就在尸體準備往焚化廠推的時候,卻發現,尸體不見了,這下子可把家里人給急壞了,趕快發動所有人開始找,最后,尸體就在焚化廠后面的小屋里找到了,其實這也算是虛驚一場,但出人意料的是,不知是從哪來了一群野狗,竟然在這小屋里把尸體給啃爛了,那畫面,真的是慘不忍睹。”
    “后來,為了這事,咱廠長還被死者家屬給告了,而從那次事件之后,咱們廠就經常出現怪事,而所有怪事的根源,都在那個小屋里面,我感覺,應該是那小男孩的鬼魂在作怪。”
    說到這,大叔卻抬手把嘴上的煙給拿了下來,雖然他有抽煙的舉動,但從始至終都未曾點著,這還真的是讓劉三感到很詫異,不過今晚的怪事還少嗎?
    正在他倆聊天的時候,劉三的手機卻突然響了,來電顯示上寫的居然是:王大叔!
    咦?不對呀,王大叔不就在他面前坐著嗎?既然如此,又怎么會打電話呢?
    在疑惑的驅使下,劉三接通了電話,隨即在電話的另一端則傳來了王大叔那粗重的聲音:“小劉啊,怎么樣,今天晚上沒發生啥怪事吧?”
    聽到這里,劉三整個人宛若受到了晴天霹靂一般,眼神赫然朝著面前的“王大叔”望了過去,卻是能清楚的看到,此時這位坐在他面前的“王大叔”正靜靜的注視著他,嘴角的笑容是那么的詭異,透過微微掀起的嘴唇,劉三甚至還能看到那若隱若現的獠牙。
    除此之外,對方那只捏著香煙的右手,不正是劉三之前在小屋的門板上見到的那只暗綠色的鬼手嗎?難道,眼前的這個王大叔,是假的?
    “不是說了,今晚不要給任何人開門了嗎?你為什么就是不聽呢?嗯?”眼前這“王大叔”的嗓音變了,變得尖利,變得陰冷,變得詭異,這聲音就好像是無形的利刃,將這夜幕的寂靜給劃開了一道縫隙,而從這縫隙中釋放出來的,除了“王大叔”肆意的冷笑外,還有劉三聲嘶力竭的尖叫。
    根據劉三的回憶,當時的他是直接被嚇昏過去了,而當他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醫院里,聽他爸媽的解釋,他似乎已經昏迷三、四天了,而在他昏迷的這段時間內,他一直高燒不退,看這樣子,應該是中邪了。
    自那之后,劉三再也沒有去過那個火葬場。
    后來劉三還是從王大叔的嘴里得知,在他離開大約半年的時間后,這個火葬場就倒閉了,至于現在這個火葬場是否還存在?他也就不得而知了。
    至于劉三當晚撞見的那個假的“王大叔”究竟是他胡編亂造,還是確有其事,恐怕只有劉三自己最清楚了。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標題:火葬場的鬼手
地址:http://www.ulgxsx.live/yc/61600.html
聲明:火葬場的鬼手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六场半全场中奖怎么算中几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