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校園鬼故事

聚魂珠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9-05-20作者:銅魚

    黃偉為我們算了一卦,他說最一近段時間,我們寢室會出一件大事,可能發生命案。黃偉是看了許多測風水的書,覺得自己是個“半仙兒”了。起初我們都沒有信他的話,直到邵明研的失蹤。
    周五,邵明研與我們分開,他說要開車回趟老家,大概周一就能回來。結果到周三了,也不見他的蹤影。我們意識到不對勁兒,便給他家里打了電話,才得知邵明研根本就沒回家,路上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晚上,黃偉掀開邵明研床鋪的被子,一口一口地往上面噴著黃酒,然后放上一個水盆,倒了半杯雞血。他口中念念有詞,然后將寫有邵明研生辰八字的鏡子放進盆中,鏡子競奇異地漂了起來。
    “黃偉,你這樣真的能查到邵明研的下落嗎?”天曉疑惑地問道,我也在他旁邊奇怪地看著。
    黃偉擺擺手,讓我們不要出聲打擾他。等了五六分鐘,水面突然蕩起數條波紋,沒一會兒鏡子就沉底了。天曉忍不住想笑,我則過去問: “是不是失敗了?”
    黃偉皺著眉說: “只能說他好像還有口氣,但似乎是被什么東西給纏住了,具體方位我也看不出來。”
    黃偉的話讓事情變得更加撲朔迷離,晚上我們三個很晚才睡下。就這樣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忽然聽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睜開眼睛聞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兒,低頭看到的也不是地板,而是足是有到大腿那么深的血水,一個角落正“咕嘟咕嘟”地往上冒著泡泡。我嚇得大叫黃偉和天曉的名字,他們卻都好像沒聽見一樣。
    沒一會兒,從那冒泡的血水里浮出一顆腐爛的女人頭,它抬頭張著大嘴,一對盡是眼白的雙眼死死地瞪著我,聲音沙啞地問道: “你是不是叫天曉?”
    我嚇得一哆嗦,急忙搖了搖頭,它又問我是不是叫白軒,白軒正是我的名字。女鬼見我沉默不敢回答,便咧著嘴詭笑著游了過來,殊不知這五官扭曲的笑容恐怖到了極點。就在女鬼要過來抓住我雙腳時,它突然被拉進了水里,緊接著邵明研從水里站了起來,臉色白得嚇人
    我吃驚地看著他,卻半天沒說出話來,他怎么會以這樣的方式出現在我面前?
    “你到底出什么事了?”我剛說完話,邵明研就哭了起來,他張開嘴要說什么,卻沒有任何聲音發出來,但那口型分明說的就是“救命”二字。而就在這時,那個女鬼再次出現了,身體柔軟得仿佛沒有骨骼,慢慢地爬上了邵明研的身體,然后越縮越緊,把他的身體勒變了形,一起慢慢消失不見。那女鬼就像是害怕邵明研會說什么一樣,消失前還對我詭異地笑了一下,并伸手指了一個角落,我剛看過去就被一股陰風迷住了眼睛。
    等我睜眼醒來才知道,原來剛才只是一場夢。但我一看卻又嚇了一跳:之前被女鬼指過的地方,有一個黑色手掌大小的珠子,而地板是紅色的,仿佛被血水泡了很久。我走下床,在地上還發現了一張照片,正是開學前我們寢室幾個人在一起的合照,上面只有邵明研沒有笑,并且臉色雪白雙眼無瞳,這到底是怎么回喜?

    我急忙叫醒黃偉和天曉,想一起研究一下這黑色珠子,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
    黑色珠子放在桌子上被我們研究半天,我們都不知道為什么邵明研會把這個拿過來。黃偉把蓋子打開,忽然眼前一亮,急忙拿過他的“風水學”書,一邊翻一邊說: “我知道這是什么了!”
    經迸黃偉的一番講解,原來這個東西不是陽間的,在陰間它的名字叫做“聚魂珠”,用法與黑匣子大體相同。每逢燒紙的時候,人們會給死去的親人燒些電視、車等物品,這些紙糊的車也可以成為投胎用的器具,在陰陽路上會比人行快上很多,往往都會優先通過奈何橋。而聚魂珠便是車上不可少的設備之一。
    我和天曉聚精會神地聽著,到最后天曉忽然大笑起來,說: “別逗了,就算你說的都是真的,那鬼本身就是死人,就算投胎的路上出了車禍又不會太嚴重,還用什么聚魂珠做記錄啊,這不是多此一舉嗎?”
    “的確如此,但有一種卻是特例,就是如果去投胎的車上不光都是死人,上面還坐著活人的話,那么要是出了車禍,這個活人的靈魂會出竅,而死人則會魂飛魄散。”黃偉說完這句話,若有所思地看著我們,我仔細一想,頓時吃了一驚。
    “你的意思是邵明研無意中搭上了去投胎的車,而這輛車恰巧又出了車禍,所以才導致了他的失蹤?”我問。黃偉和天曉也跟我想到一塊兒去了,忽然覺得整件事情變得難辦了,但我們又不能對邵明研見死不救。最后黃偉決定對邵明研進行招魂,問問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因為他也是第一次嘗試,所以招魂只有三分鐘的交流時間。
    凌晨,黃偉準備好一切招魂工具,暫時把聚魂珠放在了一邊,待三支香全部燃盡,寢室里忽然吹進一股陰風,邵明研寒氣逼人地出現在了寢室里,我和天曉緊張得不知該問什么。還是黃偉最冷靜,他問邵明研是怎么坐上鬼車的?邵明研嘆了口氣。
    邵明研那天心情不錯,不曾想半夜開車在山路上拋錨了,前不著村后不著店,他只好在車里等天亮。結果剛合眼沒多久,就被一個年輕男子叫醒了,男子說他的車擋住了路。邵明研回頭一看,后面的車上還坐著一男一女,正面無表情地看著他。邵明研說明情況,最后決定抬車,好在擋住的不是很多。等路通之后,邵叨研當下決定搭個順風車,就上去了。上車之后車窗一搖,里面寒氣逼人,等他在一抬頭,發現那三個人的腦袋都轉了180度,正流著血淚瞪著他。等他意識到上了鬼車后已經晚了,此時車已經緩緩開走了。

    “你就不應該占那便宜!”天曉聽后憤憤地說。
    邵明研說: “其實那些鬼并不壞,要怪只能怪其他的鬼嫉妒它們有車,于是從中破壞便出了車禍。但因為車上有我,便導致了嚴重的后果,那兩個男鬼好像當場就魂飛魄散了,只剩下個女鬼奄奄一息。”
    我聽后瞬間就明白了,想必昨晚出現的那個女鬼就是了,它是看到了邵明研的照片,就找到了寢室里。
    最后邵明研讓我們去它出車禍的地點,找到尸體并且搜集到它的魂魄,還有拯救它的可能。說到這里,邵明研的魂魄忽然變得透明起來,耳邊響起陣陣陰森的哀嚎聲。伴著寒風,一絲絲頭發忽然飛舞在邵明研的身邊,一顆滿臉血污、五官扭曲的女鬼頭出現在了它的肩膀處。我們嚇得連連后退,天曉拉著黃偉的衣服問: “是、是到三分鐘了嗎?”
    “我想不是……”黃偉的臉色變得煞白。只見那個女鬼鮮血淋漓,慢慢走出來,對我們冷笑一下,拿手點了點,然后轉頭張開了血盆大口,將邵明研的魂魄慢慢吸進了嘴里。消失前它還扯著嗓子在喊救命。
    我們三個被嚇得渾身冷汗,好在是有驚無險。
    “完了,邵明研的魂兒都沒了,我們還怎么救它啊?”
    黃偉看了眼天曉,說他沒有文化,我都知道人有三魂七魄,想救邵明研還是有可能的。就在他們兩個準備出門去邵明研出車禍的地點時,我忽然拉住了他們,示意先聽聽聚魂珠里面的記錄。因為我一直對那個女鬼很奇怪,昨晚問了我們的名字似乎是要做什么,這次又用手點了點。
    黃偉一邊看書一邊對聚魂珠進行操作,不一會兒便得到了一段錄音,并將內容記在了紙上:
    男一:知道前面是什么地方嗎?
    邵明研:不、不知道。
    女:告訴你吧!前面不遠可就是奈何橋了。
    男二:快別跟他廢話了,等到了那邊好拉他一起投胎。
    邵明研哭腔:別啊大哥大姐們,小弟跟你們無冤無仇的,拉上我做什么啊?
    男一冷笑:真的無冤無仇嗎?你自己做過什么你自己心里知道。不過想讓我放過你也可以,除非你找別人來替你。
    邵明研:好好,我有三個室友,分別叫天曉、白軒、黃偉,他們三個你們隨便選,只要可以放過我。看我這里還有跟他們在一起的合照呢。
    男二笑著:哈哈,真是卑鄙啊!
    女:行了,你們沒發現這車有點兒不對勁兒嗎?
    男一:糟了,車好像被別的小鬼動了手腳,剎車已經不好使了。大家都小心點兒,這車里面可還有個活人呢!
    余下的錄音中便是一陣嘈雜地尖叫聲,伴隨著“咣當”一聲巨響,錄音停止了。
    聽后我倒吸了一口涼氣,說: “邵明研竟然在算計我們!”
    “看來,它讓我們去找它的尸體,是想讓我們自投羅網。”黃偉也恨得咬牙切齒。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1/2    1 2 下一頁 尾頁

上一篇:陰書纏魂

下一篇:截掉你的臉

標題:聚魂珠
地址:http://www.ulgxsx.live/xy/61631.html
聲明:聚魂珠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六场半全场中奖怎么算中几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