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校園鬼故事

同鄉車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9-04-13作者:咕藝

    欲擒故縱
    吳銳和秦海濤相對坐在一個靠近窗口的位置,面前的桌子很小,吳銳甚至可以看到秦海濤臉上那幾個不大不小的痘痘。
    “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魏小雨的事情嗎,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秦海濤盯著吳銳的臉,忽然說道。他臉上的表情很沉痛,叫吳銳也感覺到了一種說不出來的難過。
    可吳銳的嘴角還是扯起了一絲冷笑,不置可否。
    這種看似漫不經心的樣子果然引起了秦海濤的好奇,他不由地向前湊了湊,沉重的語氣中略帶著點兒神秘:“你知道嗎,魏小雨死前,發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
    吳銳的表情依舊沒有什么變化,但心里卻在焦急地期盼著秦海濤下面的話。
    對于吳銳來說,沒有什么事情比得到魏小雨死前的消息更重要。
    吳銳和魏小雨是同鄉,兩個人是一同考上的這所大學,和他們一同進入大學的還有另外一個叫齊冬冬的同鄉女孩。剛剛進入大學時,三個人的關系很近,直到兩個女孩分別找到了自己的男朋友,這種關系才逐漸淡薄了一些。
    就在四天前的一個晚上,魏小雨忽然莫名其妙地死在了從網吧回學校的路上。沒有人知道她的死因,只知道她的死相很奇怪,雙手高高舉在胸前,好像在用力托舉著什么沉重的東西。
    時隔兩天,齊冬冬竟然也死在了那條路上,和魏小雨的情況一樣,她的雙手也是舉在胸前,臉上的表情極為恐怖
    本來,吳銳也把這當成一種巧合,可是,就在齊冬冬死前的那個傍晚,她忽然給吳銳打了一個電話,說了一些完全不著邊際的話。后來,吳銳仔細回想了一下,忽然發現那些話好像另有所指,是關于什么同鄉的。有一句話,吳銳直到現在還在努力回憶中,那就是:“兩天后……那條路……同鄉……車。”
    今天已經是第三天了,也就是齊冬冬所說的兩天后,可吳銳還是無法把那句話完整地連起來。難道齊冬冬是在提醒自己什么,或者干脆點兒說,是在告訴自己死亡的時間和地點?

    吳銳再也冷靜不下來了,于是他找到了魏小雨的男朋友——秦海濤。只有掌握了魏小雨和齊冬冬死前的消息,自己才能抓住主動權,才能夠真正地挽救自己。
    開始的時候,秦海濤一直拒絕透露有關魏小雨的任何情況,于是,吳銳只好玩起了這種欲擒故縱的把戲。
    看著外面黑沉沉的天,吳銳的心里更加焦急起來。
    魏小宇的故事
    秦海濤把椅子向外面挪了挪,這樣就可以距離吳銳更近一些。他的聲音很低,但每一個字對于吳銳來說,都如同重錘一樣敲擊著他的耳鼓:
    秦海濤和魏小雨已經交往了很久,二人的關系也一直很好。就在魏小雨出事的前一天晚上,她忽然打電話來,主動提出要和秦海濤回家去見見自己的父母。這對于秦海濤來說,可是天大的事情,于是,他一邊做著精心的準備,一邊給父母打去電話,希望他們可以提前把自己的生活費寄來。
    出事的那天晚上,魏小雨再次打來電話,說是要去附近的網吧查資料,秦海濤由于急著出去辦事,只好叫她在網吧里等著自己。
    沒想到,秦海濤辦完事情已經很晚了。他沒有回學校,就急匆匆地趕往那家網吧。
    半路上,他給魏小雨打去電話,可魏小雨卻沒有接聽。
    剛剛走到網吧門前的那條路上,忽然,他看見魏小雨獨自從網吧里跑了出來。
    魏小雨的樣子很奇怪,好像有人正在她身后追著她。她一邊飛跑還一邊回頭對著身后說著什么,由于距離很遠,秦海濤根本就聽不清。
    等到他接近魏小雨的一瞬間,魏小雨忽然倒在了地上。就在同時,秦海濤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人用力地推了一把, “撲通”一聲就跌倒在地上。他飛快地爬起來,打算把魏小雨挾起來,這時,一件不可恩議的事情發生了——魏小雨的身前好像有一堵他無法看到的氣墻,把他和魏小雨徹底隔開了。

    他只聽到魏小雨驚恐的叫聲,然后看著她高高地把雙手舉在胸前,額頭上還凝結著數不清的汗滴。很快,他就聽到了胳膊斷裂的聲響,緊接著是魏小雨的慘叫聲,之后再無聲息。
    秦海濤飛跑到學校的大門口,顧不得擦去眼角的淚水,掏出手機顫抖著報了警。
    “接下來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我也就不再噦嗦了。”秦海濤向后仰了仰身體,看著吳銳,“你是不是想說,在魏小雨被那個看不見的東西按倒在地的時候,我卻獨自逃跑了。告訴你,我是在確認魏小雨已經死去之后才跑開的。我報警,也沒有指望警察會破案,因為那個殺死魏小雨的根本就不可能是人。”
    吳銳沒有說話,秦海濤的話叫他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那是從齊冬冬的男朋友朱林的嘴里聽來的。
    朱林告訴他,在齊冬冬出事的前一天晚上,齊冬冬也和朱林提出了要回家去看望自己的父母。而且還提到了魏小雨的死,說自己很害怕,想借這個機會回家住上一段時間。第二天的傍晚,也就是她給吳銳打過電話不久,她就給朱林打去電話,約他去網吧。可朱林因故沒有成行,結果齊冬冬就出事了。
    想到這里,吳銳的臉忽然變得慘白。就在昨天,自己的母親給自己打來電話,要他帶著女朋友回家看看。當時自己沒有多想就答應了,還興致勃勃地通知了自己的女朋友,要她好好準備一下。
    難道這只是巧合?那個看不見的人究竟是誰?
    “不管怎么說,魏小雨死亡的時候我在場,卻沒能夠出手救她。”秦海濤冷峻地盯著吳銳的臉,大聲地說道,“現在,我要去那家網吧和那條路上看看,你想不想和我一起去?”
    吳銳不由得打了個哆嗦,但他努力地鎮定著自己。他當然知道,要想找到這件事情的真相,就一定要去那家網吧和那條路上看看。可問題是,自己真的去了,會不會是自尋死路。
    吳銳猶豫了很久,看著秦海濤那信心滿滿的樣子,知道他一定是做了充足的準備,心放下了不少。他緩緩地站起來,忽然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探尋地看著秦海濤: “我知道朱林也一直在尋找齊冬冬的死因,我們要不要叫上他?”
    秦海濤思索了一下,最終還是擺了擺手,說道: “還是算了,人多了反而會礙事,還是我們兩個人去吧。”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1/3    1 2 3 下一頁 尾頁

上一篇:當我沒說

下一篇:它在手機里看著你

標題:同鄉車
地址:http://www.ulgxsx.live/xy/61566.html
聲明:同鄉車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六场半全场中奖怎么算中几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