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校園鬼故事

校園怪談之捕藥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9-03-25作者:第九章

    楊清覺得自己的耳朵出了點兒毛病,因為在晚上的時候,總會聽到有人打噴嚏的聲音。但實際上,寢室里一共四個人,其中孫凡請假回家,剩下的兩個人沒有一個人感冒。
    就像是今晚,楊清又被一連串的咳嗽聲吵醒了。寢室里黑黑的,彭景琰和孫闊都睡得十分香甜,沒有發出半點兒聲音。
    “阿嚏!”
    又一聲響在耳邊,楊清甚至都能感受到對方噴出來的“口水”。這樣不行,一定要找到是誰在打噴嚏?
    楊清起來去看看室友,結果一無所獲。
    就在這時,他忽然感到腳下傳來了絲絲涼氣,于是看向下鋪的孫闊。孫闊的被子裹得很嚴實,很冷的樣子,而在他的床下,正有白氣慢慢地散出,已經把孫闊的腳圍在里面了。
    楊清打了一個冷戰,急忙退到自己的床上不可思議地看著。楊清發現那一連串的咳嗽聲就是從床下那白氣深處傳來的,他的心不由自主地提了起來,好奇地探下身子往床下看。在那團白氣中,好像有一個灰色的影子。
    楊清點亮手機燈照過去,燈光一閃,我的天!竟然照到了一顆閉著眼睛、腐爛的人頭,而且嘴巴一張一合,好像病得很嚴重。
    “好冷啊……”
    聽到這冰冷的聲音,楊清急忙收回手機,把自己縮進了被窩,只露出一雙眼睛偷偷地看著。
    很快,就有一只慘白的手臂從床下伸了出來,指甲呈現黑色,十分長,~個全身青白、五官扭曲、身體瘦如木柴的禿頭惡鬼爬了出來。它一邊爬一邊不停地咳嗽,身體很虛弱的樣子。惡鬼慢吞吞地爬到孫闊的床上,然后趴在了孫闊的身上。孫闊依然用被子把自己裹得像個粽子,一動不動像個木頭人。那個惡鬼冷得直發抖,直接用力扯過孫闊的被子,鉆進去摟住了他。
    一人一鬼在一起,看得楊清十分別扭。那個惡鬼身上有類似一層霜的物體,也逐漸染在了孫闊的身上,然后慢慢融進了孫闊的身體里。
    惡鬼打了一個飽嗝,冷笑道: “這回暖和多了,病也好了一半兒。”說完這句話,惡鬼就神奇地消失了。
    床上的孫闊好像沒有任何知覺,背對著楊清,被子都不知道蓋上。楊清走過去,發現孫闊的身體非常冰,于是給他一個電熱寶,并幫他蓋好了被子。
    楊清害怕孫闊會有事,所以從早上睜開眼睛就一直在留意孫闊的狀態,看他很正常才放心。然而,當孫闊去打水洗臉的時候,他手剛一觸碰水面就突然倒在了地上,手也變得皺皺巴巴,好像被淹死的一具尸體
    “怎、怎么會這樣?”孫闊不可思議地看著,沒有一點兒力氣。
    楊清急忙迎上去,和彭景琰一起把孫闊抬回了床上。剛一放下,孫闊就打了一個噴嚏,噴出來的卻不是口水,而是血霧。他冷得渾身發抖,皮膚漸漸變得蒼白。
    “是不是生病了?”彭景琰說道。但他卻感到很奇怪:怎么會噴血呢?
    “去醫院看看吧!”孫闊有氣無力地說道。
    只有楊清什么也沒說。
    經過檢查,孫闊沒有什么毛病,根本查不出他這種狀況的起因。沒辦法,只在回來的路上買了些感冒藥。
    不曾想,孫闊吃完感冒藥之后變得更嚴重了,不光上吐下瀉,身體白得就像結了一層霜。看孫闊躺在床上病得實在難受,楊清便把昨晚見鬼的事說了出來。三個人都非常恐懼,尤其是孫闊,感覺已經命不久矣了。

    “這么說,他身上的病是鬼給傳染上的?”彭景琰吃驚道。
    “應、應該是這樣吧!”楊清只是看到了,但他又不懂這方面的事情。
    就在這時,忽然響起了一個男聲,原來是孫凡回來了。孫凡和孫闊是表兄弟,他之前有事請假了。
    寢室里說的話孫凡也聽到了不少,他沉著臉過去,直接拿過孫闊的手開始把脈。大家都沒想到,孫凡竟然還有這么一手。孫闊不停地咳嗽,孫凡的臉色變得越來越差。
    “那些惑冒藥別吃了,他是染上了陰病。”孫凡雖然是孫闊的弟弟,但在體質上完全強于孫闊,并且對鬼魂之說略懂一二。
    原來,孫闊的體質天生屬寒,容易招鬼上身。楊清和彭景琰聽后都恍然大悟。
    “那現在怎么辦?”
    孫凡想了想說: “我也不是驅鬼的,只是稍微懂一點兒而已,等晚上再最后確認一下吧!”
    楊清不明白晚上要確認什么,但剛才孫凡對孫闊的眼神示意卻被他捕捉到了。然后,孫凡就像個沒事人一樣直接上床睡覺,背對向他們。
    夜深人靜,楊清的心里毛毛的。孫闊已經睡著了,停止了咳嗽聲,而孫凡更是睡到打呼嚕。他們兩個當事人怎么會睡得這么舒心?
    就在這時,忽然響起了一陣輕輕的敲門聲,一絲絲的紅色氣體從門縫里飄了進來。
    “楊清!”頭上響起彭景琰恐懼的聲音。
    隨后,彭景琰下床來到了楊清的床上。
    “你說是什么要來了,是不是孫凡白天說的那件‘確認’的事?”
    楊清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因為房門已經無聲無息地開了,一個黑色的影子隨著紅煙一同飄了進來。彭景琰抓著楊清的手全是冷汗。
    很快,紅煙就“塞滿”了他們的寢室。那個影子變得越來越清晰,竟是一個血肉模糊、少了半邊腦袋、身上滿是蟲洞的惡鬼。那惡鬼一邊走一邊流著口水,拖著左腿一瘸一瘸地走向床上的孫闊。而孫闊就像上次一樣,一動不動地躺著。地面滿是鮮血,惡鬼的左腿拖出了一道長長的血痕。
    楊清忽然有種不詳的預感。
    果然,惡鬼走到孫闊的床前拉開了他的被子,血糊糊地鉆了進去。惡鬼腐臭的血液沾了孫闊一身,長滿水泡的舌頭在他的臉上舔來舔去。看的二人惡心得想吐。

    “不行,我得去把孫凡叫起來。”
    楊清剛要起來就被彭景琰拉住了。
    “你瘋啦!這一動不得被鬼發覺嗎?”彭景琰正色道。
    “那怎么辦?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孫闊被鬼傷害啊,他弟弟不是懂這方面的事嗎?”
    “不對。”彭景琰輕聲道, “你想想,孫凡平時是睡覺這么死的人嗎?”
    楊清皺著眉,想想也對,難道他們是故意的?
    這時,趴在孫闊身上的惡鬼打了個哈欠,然后詭異地發出了“咯咯咯”的笑聲。它慢慢地爬下床,開門出了寢室……
    彭景琰吃驚地道: “我的天,楊清,你看到了嗎t)那個鬼的腿好了!”
    楊清沒有說話,只是收回望向房門的眼睛,向孫闊的腿上看去。
    果然如楊清所料,第二天孫闊的腿變瘸了,就和昨晚那個鬼瘸的是同一只腿。孫闊一臉絕望,孫凡在床邊細心地照顧他,臉上盡是倦意,好像一夜沒睡。
    “這就是你要確認的?”楊清有點兒氣憤。
    孫凡默默地點點頭說: “我只是想確認下我想的對不對,現在看來,這的確是陰病。其實除了我們活人,鬼也是會得病的,嚴重者還有可能魂飛魄散。因為不能帶病投胎,所以要立即治好。那么要想盡快醫治好,最快捷的辦法就是……”
    “就是直接傳染給活人對嗎?”楊清接過去說道。
    “對。”孫凡嘆了口氣,接著說, “這還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當一個活人被感染上陰病后,就會成為一個‘感染體’,隨后,就會有更多的患病鬼來找他傳染自己的病。”
    此話一出,三個人都嚇待大驚失色。
    “那怎么辦啊老弟,我可不想死啊!各種各樣的陰病染我一身,我得多慘啊?”孫闊哭喪著一張臉,那條腿現在拾都抬不起來。
    “也不是沒有辦法……”
    孫凡所謂的辦法,說出來簡單做起來難。就是一定要找到剛死沒多久,身上還保留一點點兒陽氣的人,將其身上的肉用刀取下,削成小片煮成湯吃,這樣吃上三天定會恢復原樣。知道這個辦法,楊清和彭景琰都覺得有點兒惡心,孫闊也臉色一變。
    就在這時,突然響起了一陣敲門聲。隨后,一股股鮮血從門框縫隙里流淌下來,在門上流出了一個詭異的圖案。
    “事不宜遲,還是快點兒行動吧,再晚點兒就會有更多的鬼找上來了!”孫凡說完話,直接把孫闊背了起來。
    “我倆幫你開路。”楊清順手拿起一個拖把,彭景琰忍著血腥味兒開了門。
    只見門外是一個全身腐爛、滿臉肉瘤的女鬼。女鬼嘴里一直“咯咯咯”地叫著,臉上“掛著”的兩個眼球滴溜溜地轉,直接盯向孫闊。它嘴角一歪,詭異地笑了,然后迅速張開血淋淋的手向孫闊伸去。
    “小心啊!”
    楊清拿著拖把準備砸下去,孫凡一轉身急忙躲開了。那個女鬼撲了個空,等反應過來再要撲上去時,楊清的拖把已經用力揮下,直接穿透了女鬼軟綿綿的胸口。四個人跑出寢室,將門關得死死的。
    “走吧,我知道一個小地方還流行土葬,可以方便得到尸體。在校外打車的話,估計一個半小時就能到。”孫凡著急地往校門口跑。
    彭景琰還有點兒猶豫,這樣去“偷”尸體真的好嗎?楊清心里也有點兒疹的慌。但是,兩個人的腳步都沒有停下。
    一個半小時的路程,四個人下了車。因為時間緊迫,孫凡直接把孫闊背在身上跑。楊清和彭景琰左看右看,一臉恐慌,深怕會有惡鬼找上門來。這么荒涼的一處墳地,什么鬼都有可能出現。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1/2    1 2 下一頁 尾頁

上一篇:晾人桿

下一篇:禁忌教室

標題:校園怪談之捕藥
地址:http://www.ulgxsx.live/xy/61528.html
聲明:校園怪談之捕藥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六场半全场中奖怎么算中几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