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校園鬼故事

它在長身體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8-07-29作者:上官竹

    鬼磨牙
    深夜,凌曉剛被一陣瘆人的磨牙聲驚醒。他發現聲音來自于對床的李宇軒,便開燈下床,朝李宇軒走了過去。
    磨牙聲似乎在李宇軒的被窩里,凌曉剛顫手掀開了被子。只見李宇軒赤著上身,肚子在慢慢鼓起,漸漸凸出了一張人臉的輪廓。李宇軒嘴巴部位不停地蠕動著,仿佛在嚼著骨頭,發出恐怖的咀嚼聲。
    凌曉剛嚇得全身汗毛都豎了起來,發出一聲恐怖的尖叫。
    李宇軒猛然驚醒,駭然道:“你干什么呢?”
    凌曉剛說:“你肚子里有個鬼!”
    李宇軒狐疑地看了看自己那已經恢復正常的肚子,剛想說話,手機忽然響了起來,來電的是他女友于曉婷。
    “剛才有個男的打電話給我,說有個鬼藏在你的肚子里,是不是真的?我現在和岳紅玲在學校對面的……”于曉婷話音未落,電話突然掛斷了。
    李宇軒急忙回撥過去,于曉婷沒有接聽。
    岳紅玲是凌曉剛的女友,凌曉剛與李宇軒相顧失色,心慌地跑出了出租屋。
    跑到一個十字路口時,凌曉剛看到一輛自行車倒在路邊,便好奇地走了過去,見自行車已被撞得變形。
    “今天中午我去了趟醫院,經過這里時,看到這里發生了一起車禍。”李宇軒說話的時候,發現自行車旁邊還有一部手機,撿起一看,沒有摔壞,也沒有設置鎖屏密碼。他翻看著通話記錄,發現有個剛剛呼出的手機號碼。他臉色頓變,失聲叫道:“呼出的是于曉婷的手機號碼!”
    凌曉剛剛想說話,腳下突然響起一個嘶啞的聲音:“兄弟,你踩到我的臉了。”
    這是一個男人的聲音,就像被人掐著脖子發出來的。
    凌曉剛低頭一看,頭皮一下就發奓了——他的腳下躺著一個男鬼,他的一只腳就踩在男鬼的臉上。
    男鬼右邊身子已被軋爛,右手右腳也都只剩了半截,血肉模糊的臉上,暴凸的雙眼陰森森地瞪著凌曉剛。凌曉剛嚇得膽裂魂飛,身子一下子向后彈跳了出去,重重地倒在地上。
    李宇軒剛想去扶,男鬼忽然用左手支撐著身子,飛快地爬到他腳下,一把抓住了他的腳。
    李宇軒拼命地扳開男鬼的手,將撿到的手機使勁兒塞進男鬼手里,隨后將凌曉剛從地上一把拽了起來。
    兩個人發瘋似的向前一路狂奔,一口氣跑到學校對面。見男鬼沒跟來,兩個人才一起停下了腳步。
    學校對面只有一家燒烤店還沒打烊,里面一個顧客也沒有。
    兩個人買了幾串燒烤走出店,還沒走多遠,凌曉剛忽然聽到身邊隱隱傳來奇怪的咂嘴聲,像是從路邊的圍墻里發出來的。他扭頭看向圍墻,見一張五官焦黑的人臉在慘白的墻壁里詭異地蠕動著,發出一個女生的聲音:“美味能引佛跳墻,也能引鬼鉆墻。你們倆手里的燒烤,實在是太香了。”
    沒等凌曉剛反應過來,女鬼兩只烏黑焦爛的手突然從墻里伸了出來。一只手飛快地搶走了兩個人手里的燒烤,另一只手拽住凌曉剛的一只胳膊,使勁兒地將他往圍墻里拽。
    凌曉剛驚叫著拼命掙扎,李宇軒急忙攔腰抱住了他,使勁兒往后拖。
    “咚,咚……”街上忽然響起了奇怪的腳步聲。
    李宇軒扭頭一看,見那被壓爛了半邊身子的男鬼,用剩下的一只左腳支撐著身子,不停地向前跳躍著,飛快地朝他們倆跳了過來。
    餓鬼附體
    李宇軒心急如焚,使出了全身的力氣,抱著凌曉剛使勁兒一拽。
    “哧啦……”凌曉剛外套的一只袖子被女鬼硬生生地撕了下來,人控制不住向后仰跌下去,把李宇軒撞翻在地。兩個人剛從地上爬起,男鬼突然跳了過來,平舉著左手抓向凌曉剛的后背。凌曉剛驚叫著閃身避過,拽著李宇軒撒腿就跑。
    兩個人一鼓作氣跑了好長一段路,凌曉剛氣喘吁吁地說:“它沒追來,先休息一會兒。”
    李宇軒說:“剛才那個女鬼的聲音,我怎么聽著有些耳熟?”
    “我也聽出來了,好像是上個月出事的慕小小。糟了,她在出事前曾和岳紅玲、于曉婷吵過一架!”凌曉剛話音剛落,突然感覺到脖子一陣發涼。他低頭一看,見脖子上勾著一截血淋淋的斷臂。
    凌曉剛嚇得大叫一聲,拼命扳開斷臂,轉身一看,那男鬼就站在他背后。男鬼腐爛的頭顱幾乎貼在他的臉頰,一股刺鼻的腥臭味直鉆鼻孔。凌曉剛嚇得魂飛魄散,拔腿想逃,男鬼的左手緊緊拽著他后背,寸步不離地拖在他后面。
    李宇軒手足無措地站在旁邊,忍著恐懼盯了男鬼良久,突然失聲道:“你是賀虬飛?今天在那十字路口出車禍的人,就是你嗎?”
    賀虬飛是李宇軒的同桌,曾經暗戀過于曉婷。就在今天中午,他騎車上街,經過一輛停在路邊的轎車時,轎車的車門突然打開。他猝不及防,被車門撞得連人帶車倒在了路中央。這時一輛貨車剛好經過,碾碎了他的半邊身子。
    男鬼終于松開了手,說:“是我。今天中午我出車禍時,剛好看見你經過那里,發現你肚子里藏著一個鬼。晚上我想起此事,就打電話告訴了于曉婷。”
    李宇軒半信半疑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剛想說話,肚子里忽然又響起了奇怪的咀嚼聲,仿佛里面有張大嘴在咀嚼著他的內臟。

    李宇軒驚恐到了極點,感覺肚子一陣絞痛,忍不住捂著肚子蹲了下去。
    凌曉剛駭然道:“這是什么鬼,怎么會鉆進人的肚子?”
    賀虬飛說:“可能是個急著想投胎的餓死鬼。人一旦被餓死鬼附體,也會變得和餓鬼一樣,老是想吃東西。”
    李宇軒突然想起,這段時間他總覺得肚子很餓,每次吃完東西后又老是肚子痛。他去醫院檢查過,醫生說一切正常,只要在平時吃東西時注意衛生就行。今天中午,他肚子又疼痛難忍,只得又去了一次醫院。他狐疑地盯著賀虬飛說:“無緣無故,餓鬼怎么會找上我呢?”
    “說不準,也可能是個小鬼……”
    賀虬飛話音未落,李宇軒猛然想起:賀虬飛曾一度失戀,對他說過想養個小鬼轉轉運的話。他急忙打斷了賀虬飛的話,厲聲道:“是不是你在我肚子里種了一個小鬼?”
    賀虬飛說:“我有過這個想法,可是并沒有去做。”
    “你撒謊!”李宇軒忍痛站了起來,忽然朝賀虬飛猛撲過去。賀虬飛只有一只左腳,本就站立不穩,一下子被李宇軒撲倒在地。李宇軒翻身騎在賀虬飛的身上,雙手死死地掐住了它的脖子:“快說,怎么才能趕走這個小鬼?”
    凌曉剛在旁急道:“李宇軒,別沖動,于曉婷和岳紅玲還沒找到呢。”
    李宇軒忿忿地松開了手。賀虬飛掙扎著坐起,說:“于曉婷被圍墻鬼抓走了。”
    凌曉剛急道:“岳紅玲沒和于曉婷在一起嗎?”
    賀虬飛說:“當時我只看見了于曉婷,她被一個面目猙獰的圍墻鬼扔到了圍墻對面。據說,這個圍墻鬼是個極其兇猛的惡靈。”
    墻中鬼眼
    上個月,學校對面新開了一家燒烤店。剛開始生意極好,后來有人說燒烤店附近那面圍墻里有鬼,去燒烤店的客人便越來越少。
    燒烤店老板急了,叫兩個男員工去砸圍墻。一個男員工掄起大錘,才砸了一下,圍墻里立刻滲出了鮮紅的血液。男員工硬著頭皮又掄起大錘,這時,大錘仿佛被一只看不見的手抓住了,調轉方向砸向了男員工。男員工猝不及防,把自己砸了個腦袋開花,當場斃命。
    旁邊看熱鬧的人一下子嚇得落荒而逃。
    燒烤店老板為查明真相,親自鑿開了圍墻上的墻皮,發現圍墻里爬滿了結著小紅果的藤蔓植物。小紅果里的漿液,和人的血液一模一樣。
    燒烤店老板以此為借口,終于將圍墻鬼的事壓了下來,生意又恢復如初。
    聽到這兒,李宇軒急道:“事不宜遲,你快帶我們倆過去。”
    賀虬飛說:“我行走不便,你背我過去。”
    看了看一臉忿恨的李宇軒,凌曉剛咬著牙說:“我來背。”
    又回到燒烤店旁邊,賀虬飛指著那道圍墻說:“就是那里。”
    回想起圍墻里的那個女鬼,李宇軒忍不住打了個寒戰。他忍著恐懼走到圍墻下,在地上找到一塊磚,對準墻壁砸了下去。
    果然,一絲鮮紅的血液從墻壁里滲了出來。
    李宇軒扔掉碎磚,硬著頭皮扒掉一塊墻皮,果然看到了兩顆已有些腐爛的小紅果。他剛想伸手去摳,兩顆小紅果突然從中間裂開,露出了里面翻白的眼睛。
    這兩顆根本不是小紅果,而是一雙死人的眼睛,紅色的果皮就是死人腐爛的眼皮。
    李宇軒驚叫著向后急退,一屁股坐在地上,瞬間嚇出了一身冷汗。
    人眼四周的墻皮紛紛脫落,露出了一張腐爛生蛆的人臉,圓睜的雙眼死死地盯著李宇軒。
    李宇軒被盯得頭皮發奓,嘴唇不停地哆嗦著,說不出一句話。
    凌曉剛急忙放下賀虬飛,硬著頭皮上前說:“你是不是慕小小,你把岳紅玲和于曉婷藏哪兒了?”
    墻里的女鬼沒有說話,雙眼卻溢出一汪血淚,緩緩滾落雙頰。
    旁邊的賀虬飛聞言一震,單腳跳到女鬼面前,失聲道:“你真是慕小小嗎?”
    慕小小就是賀虬飛的女友,一個月前宛若在人間蒸發,不知去向。賀虬飛為此終日精神恍惚,終于也出了事故。

    女鬼突然開口說:“對,我是。于曉婷站在圍墻下給李宇軒打電話時,我就站在她旁邊。當時看見你站在馬路對面,我害怕你見到我燒焦的真面目,就急忙拉著于曉婷擋住了我的臉,并和她一起跳到了圍墻對面。”
    凌曉剛急道:“岳紅玲呢,她沒和于曉婷在一起嗎?”
    慕小小沒有回答,藏在圍墻里的身子不停地撞擊著墻壁。
    “轟”地一聲,圍墻崩塌出了一個大洞,露出了慕小小腐爛焦黑的身軀。
    慕小小飛快地退到了圍墻對面,大聲說:“你們從洞里鉆過來吧!”
    凌曉剛毫不猶豫地從大洞里鉆到了圍墻對面,映入他眼簾的是一個荒蕪的墓園,里面密密麻麻坐落著一座座墳墓。
    凌曉剛看得頭皮發麻,心頭掠過一絲不祥的預感。
    李宇軒和賀虬飛跟著從墻洞里爬了過來,見此情狀,皆悚然怔住。沉默了良久,李宇軒忍不住問:“于曉婷呢?”
    意外事故
    慕小小俯身翻開腳下的一堆亂草,露出了躺在里面猶在昏睡的于曉婷。
    李宇軒急忙蹲下身,使勁兒按了一下于曉婷的人中。于曉婷幽幽醒轉,見到站在面前的慕小小與賀虬飛,立刻嚇得魂不附體,尖叫著躲在李宇軒的懷里,身子如篩糠般抖個不停。
    李宇軒急忙說:“沒事,這兩個是慕小小和賀虬飛,不會害你。”
    于曉婷反而更加害怕,拼命掙脫出了李宇軒的懷抱,爬向那個墻洞。慕小小疾步上前,一把抓住于曉婷的雙腿,硬生生地將她拖了回來。于曉婷驚恐到了極點,聲嘶力竭地尖叫道:“慕小小,原諒我,原諒我……”
    李宇軒驚愕地瞪著于曉婷,駭然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曉婷又一頭撲在李宇軒懷里,放聲大哭起來。
    就在上個月的一個周六晚上,慕小小叫于曉婷和岳紅玲一起去學校對面吃燒烤。于曉婷死活不肯去,為此,三個人大吵了一頓。
    第二天晚上,慕小小獨自去燒烤店時,才發現于曉婷原來在燒烤店里兼職做服務員。前一晚于曉婷死活不去,就是不想被人知道她在那里做兼職。
    慕小小在燒烤店點了喜歡吃的菜,覺得火太小,燒烤速度太慢,就叫于曉婷加火。
    被慕小小知道了做兼職的秘密,于曉婷一直精神恍惚,竟拿液態酒精直接往仍有明火的燒烤爐上倒,火焰立刻噴了起來。
    于曉婷一緊張,慌亂地將手里有火焰的酒精瓶子扔在慕小小的身上,火焰瞬間將慕小小吞沒。
    燒烤店老板急忙拿衣物撲滅大火,但大火還是將慕小小全身都燒焦。事后,慕小小雖保住了性命,但無法忍受全身燒焦的痛苦,當場在燒烤店里撞墻自殺了。
    燒烤店老板怕事情鬧大影響生意,當晚就與于曉婷一起,偷偷地將慕小小埋在了圍墻對面的墻角下。
    聽完于曉婷的敘述,李宇軒皺著眉頭說:“你為什么非要去燒烤店做兼職?”
    于曉婷哭道:“自從我和你在班上公開關系,同學都在背后嘲笑我,說你是富二代,我花的都是你的錢。為證明我也有錢,我就去做了兼職,又怕被你知道后生氣,所以一直隱瞞著。”
    凌曉剛在旁忍不住說:“那岳紅玲呢,當時你在電話里不是說你和她在一起嗎?”
    于曉婷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眼中露出了極度的恐懼。
    凌曉剛急道:“岳紅玲究竟怎么了?”
    “當時我打電話的時候,話還沒說完,岳紅玲在旁邊拍了下我的肩膀。我扭頭一看,她竟是……”于曉婷說到這兒,突然盯住了面前的慕小小,嘴唇哆嗦著,顫手指著慕小小,“拍我肩膀的,就是它。”
    凌曉剛一怔,忍不住扭頭看向慕小小。慕小小也在看他,突然嘴角一撇,竟浮起了一抹詭笑。
    凌曉剛看得心突地一跳,剛想問話,慕小小忽然走到他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凌曉剛驚叫道: “ 你想干什么?”
    慕小小一聲不吭,拉著凌曉剛徑直朝墓園深處走去,一直走到一座孤墳前才停下腳步。
    看著面前這座孤墳,凌曉剛悚然怔住,感覺手腳一片冰涼。
    孤墳前的墓碑上,赫然刻著五個漆黑的大字:岳紅玲之墓。
    慕小小說:“你認識的岳紅玲,才是傳說中的圍墻鬼。我的死不怪于曉婷,因為我知道,她那天將酒精瓶子扔到我身上,是被岳紅玲的鬼魂上了身。”
    看著面前的孤墳,凌曉剛心如刀絞,忽然“撲通”一聲跪到了墓碑前。他剛將頭磕下去,就感覺到頭皮一緊,好像被一只手緊緊地揪住了頭發。
    它在長身體
    李宇軒與于曉婷站在旁邊,見此情狀,同時驚恐地瞪大了雙眼。揪住凌曉剛頭發的,是一只與慕小小同樣焦黑腐爛的手。
    凌曉剛頭磕在地上無法動彈,眼睜睜地看著他面前的地面慢慢裂開,從中露出了一張焦爛生蛆的人臉。那張臉直勾勾地盯著他,眼中溢滿了血淚。
    凌曉剛被盯得毛骨悚然,只覺得全身的血液里都滲進了恐懼,冷得他戰栗不止。與人臉對視良久,他強忍著恐懼說:“你真是我認識的紅玲嗎?我那么愛你,為什么你……”
    人臉眼中淚如泉涌,哽咽著說:“我被傳說中的嬰靈上了身,它是一種充滿了怨氣的寄生小鬼,通常潛伏在醫院里各個陰暗的角落。它們會找機會寄生在病人的肚子里,吸取足夠的營養與陽氣后,就會長出人的身體。我有一次發高燒,就去醫院掛了幾天鹽水,回來后就感覺體內有些異樣。我是一個女孩子,看著自己的肚子一天天變大,還有勇氣活下去嗎?我選擇自焚,想把鉆進我體內的嬰靈一起燒死,結果還是被它逃脫了。現在,也不知它有沒有找到新的寄生主人。”
    賀虬飛失聲驚叫道:“李宇軒,那個鉆進你身體里的鬼,一定就是這個嬰靈。它既然在你體內磨牙,就說明它已經長出了牙齒。現在,它還在繼續長身體……”
    “別說了!”李宇軒驚恐萬狀地叫道,已瀕臨崩潰。
    “咯吱、咯吱……”恐怖的咀嚼聲又在李宇軒的肚子里響了起來。
    李宇軒痛苦地捂住脖子,感覺體內像有什么東西慢慢地鉆進了他的咽喉,迫使他不由自主地張大了嘴巴。
    于曉婷淚眼模糊地看著李宇軒,突然驚恐地瞪大了雙眼,死死地盯著李宇軒的嘴巴。
    在李宇軒張大的嘴巴里,慢慢地伸出一只肉乎乎、血淋淋的小手……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上一篇:詭店

下一篇:校園怪談之血咒

標題:它在長身體
地址:http://www.ulgxsx.live/xy/52226.html
聲明:它在長身體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六场半全场中奖怎么算中几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