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校園鬼故事

離魂之體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7-12-26作者:咕藝

    吐出來
    杜小萍一走下公交車,就蹲在路 邊大口地嘔吐起來。她以前從來沒有 暈車的毛病,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 好在已經來到了學校的大門前,她從 口袋里掏出手機,給男朋友林安打了 過去。
    “小萍,明天就開學了,你怎 么才回來?”聽到杜小萍的聲音, 林安顯得很是興奮,大聲地對她說 道, “你現在在哪里呢,我這就去接 你。”
    放下電話,杜小萍拉著碩大的衣 箱走到了路邊的一棵大樹下。
    此時,天還沒有黑,大樹下面卻頗有一些冷意。胃部還有些難受,杜小萍坐到衣箱上,用雙手捂住胸口。忽然,一陣莫名其妙的暈眩之感涌了上來,緊接著,胃部就像是被一股強力的電流擊穿了,針扎般地疼了起來。
    杜小萍下意識地俯下身子,張大 嘴巴,一攤黏糊糊的液體從嗓子里噴 了出來,伴隨著一股難聞的惡臭味。 隨著液體的涌出,杜小萍的眼淚也流 了出來,眼前一片模糊。隱約間,她 看到一團黑紫色的東西隨著液體落到 了地上。
    那東西很奇怪,剛一落到地上,就極快地彈射起來,轉眼間就變得足有一個人大小, “呼”地一聲飄在了空中。
    杜小萍被嚇壞了,慌忙地擦掉眼中的淚水。抬起頭來,頭頂是密不透風的樹葉,猶如一把天然的大傘,隨冷風抖動著,哪里有什么東西。杜小萍長舒一口氣,嘴里依然有著那股難聞的味道,她一邊用力地擦著嘴角的污穢,一邊向學校大門口望去。
    這時候,林安正從大門口走出來,一看見杜小萍,興奮地揮了揮手,大步跑過來。
    就在二人距離不足兩米遠的時候,林安忽然間停住了,緊接著,他就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東西,飛快地向后倒退著。
    “林安,你怎么了?”杜小萍不解地看著他,又低頭看了看自己。除了褲腳上面濺了幾滴嘔吐物之外,并沒有什么不正常的。
    “小萍,你、你先別過來l”林安的臉色有些發白,略帶驚慌地指著杜小萍的臉,示意她的臉上有東西。
    杜小萍更加疑惑,可很快就反應過來,說道: “哦,我剛才下車的時候吐了,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說著杜小萍下意識地抬起手來摸了摸嘴角,手指碰到一個毛茸茸的物體,軟如海綿,卻又頗有彈性,圓滾滾如蟲子。杜小萍嚇得驚叫一聲,飛快地把它抓了下來。果然,手里是一條白色的小蟲子,尖尖的兩端不停地扭動著,在手心里蠕動。
    杜小萍再次驚叫著把蟲子扔出很遠,雙手禁不住再次向嘴角摸去,緊接著,她又摸到了一條。
    “這、這是什么,”杜小萍驚慌失措地用雙手在嘴邊怕打著,一邊大聲地向林安問道。
    林安并沒有跑過來幫助杜小萍,而是站在很遠的地方,看著她驚恐的樣子發呆。好一會兒,他才顫抖著對杜小萍說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應該是什么東西腐爛之后生成的蛆蟲。”
    它在你身上
    聽了林安的話,杜小萍差點兒就坐到地上,胃里早已經空了,可她還是不停地干嘔著。
    看著杜小萍痛苦的樣子,林安小心翼翼地挪過來,幫她輕輕地捶了幾下后背。
    杜小萍柔軟并溫暖的身體,叫他徹底放下心來。
    好半天,杜小萍才停止干嘔,她臉色煞白地直起腰來,眼前黑霧彌漫,幾次都差點兒摔倒。林安用力地扶住她,拉過衣箱,叫她靠坐在大樹的下面。
    “我的胃里怎么會有這種東西,難不成是我的胃……”杜小萍用力捂住胸口。
    “怎么會昵。”林安急忙安慰她, “你一定是吃了什么不干凈的東西,或者……”
    “或者什么?”杜小萍一邊追問,一邊不停地向外吐著氣,感覺嘴里的味道在逐漸變淡。
    “或者是你招惹了什么不干凈的東西。”林安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 “我在讀高中的時候,就曾有過這樣的事情。那天我和幾個男同學閑著沒事,跑到了山腳下的一處墓地,結果回來之后我們幾個都出現了這種情況。我是最輕的,不停地嘔吐,好像要把整個胃都吐出來,而他們幾個卻沒有我這么幸運了。”
    “他們怎么了?”杜小萍嚇得渾身發抖。

    “他們都死了。”林安說, “本來我們只是一時好奇,想去看看那些墓碑,結果把一個惡鬼給帶了回來。后來還是一位大師告訴我,那個鬼附在我的身體上,因為我的身體一時間無法適應,所以才會引起嘔吐。”
    “鬼還會鉆進活人的身體?”杜小萍瞪大雙眼,她忽然間想起了自己剛才看到的黑影,驚慌地抬頭看了一眼頭頂的樹枝,卻什么也沒有看見。
    杜小萍再也不敢留在這里,連衣箱都顧不得拿,拉著林安跑到了學校的大門口。
    “我、我剛才就好像吐出了一個什么東西。”杜小萍用手指著那棵大樹, “剛落地的時候很小,可很快就變得和人差不多大了,我看到它跳到樹枝上去了。不會是真的有鬼鉆進我的身體里了吧?由于我劇烈的嘔吐,它才會逃出去的,可是我并沒有去過什么墓地之類的地方啊?”
    聽了杜小萍的話,林安更加擔心起來。他明白了,杜小萍的經歷和自己曾經的經歷一樣,她嘴角邊的蟲子,一定就是那個惡鬼身上的蛆蟲。
    “不管怎么樣,它現在已經離開了你的身體,估計你已經沒事了。”林安暗自慶幸,可看著杜小萍依然慘白如雪的臉,他的心里還是隱隱地有一絲擔憂。
    他回頭看了一眼那棵大樹,對杜小萍問道: “你剛才說,那個惡鬼跳到了大樹上?”
    “是啊,我真的看見了,只是后來就找不到了。”杜小萍回答。
    “現在天還沒有全黑,到處是行走著的活人,陽氣很盛,它不敢輕易出現。”林安思索著說道, “我現在想的是,它為什么會跟你來到這里,難道它看不出你是一個學生嗎,還是它跟你來另有目的?”
    “另有目的?”杜小萍狐疑地看著林安, “你什么意思?”
    林安正要回答,忽然發現杜小萍的臉上再次掠過一絲痛苦的表情,緊接著,她就死死地抱住了自己的胸口,張大了嘴巴。一個和牙簽差不多粗細的黑色蟲子樣的東西從她的嘴里緩緩地爬了出來。
    還有一個
    看到杜小萍嘴里的東西,林安被嚇得驚叫起來。那是一個比筷子還細的黑色煙柱,像蟲子一樣不停地扭動著。
    大概是林安的叫聲嚇到了那個鬼魂,它竟然極快地縮了回去。
    杜小萍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在飛速地脹大,好像馬上就要爆炸一般。一團冷氣從身體的內部發散開來,轉眼間整個身體好像都被凍結了。
    “小萍別怕!”林安壯起膽子跑了過來,用力地敲擊著杜小萍的后背。
    杜小萍恨不得把胃液都吐干凈了,可那個鬼魂依舊沒有出來。她搖晃著癱倒在林安的身上,大口地喘著粗氣。
    林安扶著她坐到了路邊的一條長椅上。
    “我現在就給那位大師打電話,也許他可以幫助我們。”林安說著,從口袋里掏出手機,飛快地撥動著號碼鍵。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沒等林安把事情說清楚,大師已經搶過話頭,大聲問道: “你說什么?你的女朋友同時被兩個鬼魂附身了,你確定沒有看錯?”
    “不、不會的,我親眼看到一個很小的鬼魂從杜小萍的嘴里爬出來,另外一條在她剛剛下車的時候逃走了。”林安回答。
    “這種情況真的很少發生,我也是第一次遇到。”大師沉吟了一下說道, “鬼魂既然在她的身體里不肯出來,就說明它一定是有事情,否則不會跟著她來到學校。兩個鬼魂同時占據一個人的身體,而沒有發生爭斗,則說明它們彼此很熟悉。也許那個逃掉的惡鬼,可以把另外的鬼吸引出來。”

    “你的意思是我們去找那個已經逃掉的鬼?”林安吃驚地問道。
    “目前也只有這種方法了。”大師回答, “不過,現在還不到時候,你們要等到天完全黑下來之后再去。那時候,鬼魂的力量是最強大的,也就不會引起它的懷疑,否則它恐怕不會出來見你們。只有搞清楚它們的目的,你的女朋友才會真正獲得安全。”
    “我、我明白了。”林安擦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說道。
    大師又低聲地叮囑了他幾句,這才掛斷了電話。
    放下電話,林安坐到了椅子的另一側,他不敢距離杜小萍太近,又生怕她會出事,只好不停地對她說著安慰的話。見杜小萍的情緒略略穩定下來,他這才站起來,按照大師的吩咐,跑到不遠處的超市。
    天很快就黑了下來,濃濃的夜色就像一張巨大的絲網,覆蓋了整個校園。那棵大樹孤獨地站立在路邊,枝葉遮擋住了剛剛升起來的月亮,樹底下黑如墨染。
    “走。”林安對杜小萍說道,拎起椅子上的塑料袋,里面是他剛剛從超市買來的黃紙和香燭。
    兩個人向大樹走去,夜風不時地刮動著樹葉, “嘩啦啦”的聲音就像陣陣惡鬼的嚎叫,叫人心驚膽戰。
    終于一步一捱地來到了大樹的下面,杜小萍的衣箱還在斑駁的樹影下,它好像在輕輕地抖動著。林安伸出手去,打算把它拉過來,雙手一接觸到衣箱的把手,他就低呼一聲縮了回來,因為他覺得自己摸到了一塊巨大的冰塊。
    把它拉出來
    林安不敢再去接觸衣箱,慌忙地 從塑料袋里掏出黃紙,用打火機點 燃,再把香燭也點燃,插在火堆的旁邊。
    杜小萍站在樹影下,看著林安蹲 在地上,嘴里好像還在輕輕地叨咕著 什么。火光把他的臉映照得分外真切,連額頭上那細密的汗珠都看得非常清楚。
    一陣冷風忽然從樹枝上刮起來,風里帶著一股刺鼻的惡臭味。一條淡 淡的黑影就像一只碩大的壁虎,沿著 滿是裂口的樹干飛快地滑了下來。在 距離地面不遠的地方,黑影停了下 來。
    這一次,杜小萍看得很清楚。黑 影的身體呈現半透明狀態,小腹和胸部已經完全裂開了,里面的內臟都已 經發黑,盤結在幾根粗粗的脊骨上 面。數不清的蛆蟲在里面翻滾著,散 發著叫人難以忍受的惡臭。
    林安也看到了這個鬼,不由得雙 手發抖,手里的打火機都差點兒掉在地上。
    林安想要說什么,卻因為過于緊 張,怎么也發不出聲音。
    那個鬼并沒有注意林安,一雙深 陷在眼眶里的眼睛,緊緊地盯著不知 所措的杜小萍。忽然,它雙腿一蹬, 細細的腿骨就像兩條極富彈性的彈簧 一般,驟然把身體彈射起來,向杜小 萍筆直地飄了過去。
    杜小萍驚叫一聲癱倒在地上。
    惡鬼落到了杜小萍的身邊,一雙沒有皮肉的手骨飛快地伸出來,尖尖的指骨對著杜小萍的胸口猛插了下去。
    已經被嚇得幾欲昏迷的杜小萍下意識地向旁邊一滾,惡鬼的手指沿著她的肋骨劃過,頃刻間劃出了一條深深的血口子。
    惡鬼的手指插進了泥土,發出一聲清脆的骨頭斷裂的響聲,五根手指竟然被折斷了。可它好像沒有絲毫的疼痛感,飛快地抽出手來,手掌帶著一塊堅硬的泥土,轉身再次向杜小萍撲了過來。
    “不對,根本就不是大師說的那樣,它分明就是要害死小萍!”林安的頭腦里有一道亮光閃過,手里的打火機和香燭掉在了地上。他顧不得去撿,摸索著從地上抓起那塊還帶著幾條蛆蟲的土塊,就對著惡鬼扔了過去。
    土塊砸在鬼魂的后背上,就像是穿過一團霧氣一樣從里面穿了過去, “啪”地一聲打在了杜小萍的身上。土塊的碎屑飛濺而起,有幾塊穿過鬼魂的身體,落到了林安的身上。
    雖然沒有傷害到惡鬼,但惡鬼還是被嚇了一跳,極快地飄出很遠。
    “小萍快跑!”林安大叫著跑了過來,想要拉起杜小萍一起逃跑。可就在這時候,他忽然看到,杜小萍被撕破的衣服高高地支了起來,一條同樣沒有皮膚的手臂,從杜小萍的傷口處探了出來。手臂很粗,但奇怪的是,杜小萍的傷口卻并沒有被撕裂。
    本來已經飄出很遠的惡鬼這時候忽然折返回來,那只只剩下手掌的大手一揮,就把林安推倒在地上。它的臂骨和掌骨竟然貼合在了一起,死死地抓住了那條手臂。用力向外一拉,那條手臂就被拉得極長,隱約間一顆鬼頭露了出來。
    杜小萍的身體被惡鬼拖著在地上不停地轉著圈,傷口處不斷地向外流淌著鮮血,恐懼和劇痛叫她很快就昏死了過去。
    林安明白了,這個惡鬼是想把杜小萍身體里的鬼魂強行拉出來,可這樣做,杜小萍能承受得了嗎?
    未完待續,請關注鬼大爺官方微信,回復:離魂之體,即可閱讀后續完整故事內容。在微信里搜索“鬼大爺鬼故事”或者“guidaYeCom”都可以關注鬼大爺官方微信。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上一篇:尋魂啟事

下一篇:奇怪的喊聲

標題:離魂之體
地址:http://www.ulgxsx.live/xy/49482.html
聲明:離魂之體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六场半全场中奖怎么算中几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