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校園鬼故事

我的閨蜜不靠譜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7-01-06作者:果凍兇猛

    開學幾天后,我們班那位因為家里有事而遲遲沒來報名的女生終于到校了,聽說班主任把她安排到了我們寢室。寢室里的幾個姐妹都很好奇,來的是怎樣的一個女生。王娜說: “她不會叫姍姍吧?”
    “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我問。
    王娜笑了,她說:“你沒聽過‘姍姍來遲’嗎?”
    王娜的話讓大伙兒都笑了,然而當新來的女孩進門的時候,我的笑卻僵在了臉上。眼前這個女孩我認識,她的名字叫胡靜瑤。我不光認識她,還有些討厭她。
    其實,我和胡靜瑤家住同一個小區,我們都屬于個頭高挑的女生,高考結束后,我們一起報名參加了市里舉辦的模特大賽。我和胡靜瑤的梁子就是那時候結下的。
    模特大賽期間,我和胡靜瑤經常一起逛街,有一天,我倆看上了同一款高跟鞋,我們的腳一樣大,最后,我倆買了兩雙連尺碼都一模一樣的鞋子。并且,我們還決定就穿那雙鞋去參賽。
    后來,參賽的時候我忙著換衣服,我讓胡靜瑤幫我拿一下包里的鞋子,結果我穿著胡靜瑤遞給我的高跟鞋在T臺上出丑了。那雙鞋子的跟竟然斷掉了,我摔了一跤,當時我拼命壓制情緒,強忍著尷尬地走完T臺,回到后臺我就哭了。那一刻,我決定再也不跟胡靜瑤來往。
    鞋子是胡靜瑤遞給我的,那雙鞋是我花了五百多元在專賣店買的,買的時候還好好的,五百多的鞋子不至于剛穿上腳就斷跟吧?再說試穿的時候,我還特地仔細查看了鞋的質量,那質量真好得沒得說。那雙鞋之所以會立刻壞掉,一定是人為的。那個人不是胡靜瑤還會是誰昵?鞋子是她遞給我的呀!
    那件事發生后,我徹底和胡靜瑤絕交了,她給我打過電話,但我沒接。
    沒想到一個月后,我們會在同一所大學的同一個寢室里見面。她看到我,臉上露出尷尬的笑: “你也在這兒住啊?”
    我不想搭理她,也不想跟她呆在一起,于是我提著包就走出了寢室。
    幾天后,寢室里發生的一件事讓我和胡靜瑤的關系再度惡化。
    胡靜瑤的男朋友從國外給她帶回來一瓶香水,有一回,她把香水放在桌子上,我的包就放在她的香水后面,拿包的時候竟然把那瓶香水碰倒了,還摔到了地上。頓時,玻璃香水瓶碎了一地,香水流得到處都是……
    我可以發誓我不是故意這么做的,但胡靜瑤絕對不可能相信我,她一定會認為我是在報復她。沒辦法,我只好在一家香水店買了一瓶一模一樣的香水放回了原位,并暗自祈禱她千萬別發現不是原來那一瓶了。
    然而,我的期望落空了……
    那天,胡靜瑤回到寢室后,聞到滿屋子的香味,當時,王娜和陳蓓蓓都在寢室,她卻立刻扭頭看向我,問了一句:“是你用過我的香水吧?干嗎一次噴那么多,搞得整個房間都是香氣。”
    我沒答話,胡靜瑤拿起了桌上的香水,很快,她就看出來了,那瓶香水不是她的。
    胡靜瑤說: “這瓶香水不是我男朋友送給我的那瓶。我原來的那瓶香水瓶底有一個鋼印,那個鋼印顯示的是我和我男朋友姓氏的首字母,香水是我男朋友專門為我定制的,全世界只有那一瓶。就算是買來一模一樣的香水也無法冒充我原來那瓶。”

    聽胡靜瑤這么一說,我知道一切都瞞不過去了,我不想連累寢室里的其他同學,于是,主動向胡靜瑤道歉了。我說:“胡靜瑤,對不起,你的香水是我打碎的,但我真不是故意那么做的,我不想引起你的誤會,所以擅自買了一瓶一模一樣的香水放回原位,沒想到還是被你發現了。其實,為了買香水還給你,我花掉了一個月的生活費,沒想到這瓶香水這么貴,為了這瓶香水,這個月我只能吃饅頭了。”
    “你的意思是我害你浪費了一個月的生活費?”胡靜瑤聽了我的道歉,心里更不爽了。
    “反正,我倆扯平了。”我低聲說。
    “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倆扯平了?向莉,到現在,你還認為那件事是我要故意整你,對吧?”胡靜瑤急了。
    “你倆吵吵啥呢?都一個寢室的,別傷了和氣。”王娜走過來摟住我的肩,說,“走,我請你吃飯去。”說著,王娜就把我帶出了寢室。
    我本以為這事兒就算過去了,沒想到,胡靜瑤故意找我的茬兒。
    又過了幾天,胡靜瑤的手臂上,腿上,長出一片一片的疹子,她很生氣地把香水擺到我的面前說: “向莉,你這人也太卑鄙了吧?把我男朋友送我的香水弄壞了,我本以為你已經買了新的還給我,我大度點原諒你也就算了。沒想到你竟然買了瓶假貨來忽悠我!你太過分了,害得我過敏長了疹子,還口口聲聲說買香水花掉了你一個月的生活費,你好意思說這種話么?”
    “你胡說 買香水的時候,我開了發票的。”說著我就急忙拉開抽屜去找發票。可是,老天故意要作弄我,香水發票竟然不見了。
    “我買的真的是正品啊!”此時,我的辯解顯得很無力,我急得快哭了。
    “我身上的疹子是怎么回事?我之前用這款香水沒事兒,怎么一用你買來的這瓶就過敏了昵?”胡靜瑤卷起袖子,伸出手臂給大家看。
    全寢室的人都用狐疑的眼神看著我,我知道,我遭遇了信任危機。
    我沒再多說什么,我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把這件事查個水落石出!
    晚飯時間,胡靜瑤要了一份外賣,開學以來,她一直這樣,從不吃食堂的飯菜。也許是連吃了幾天的饅頭,看到什么我都覺得好吃,我忍不住望著胡靜瑤的外賣咽口水了。

    “要不這頓我請你?”胡靜瑤看出了我的心思。
    “用不著!”我還算有點骨氣。
    “我這份飯原價二十八,但我只花了八塊錢,因為我有一大堆代金券。我也不記得這些代金券是什么時候領的了,反正每次出去吃飯,校外的小街上都有飯店的人發優惠券、代金券什么的,我隨手就拿了,沒想到這家菜館代金券的金額這么高,能幫我省好多錢。今兒給你幾張,你不說你這個月只能啃饅頭嗎?反正拿代金券吃飯不是我掏錢,是飯店請客,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胡靜瑤不以為然地說。
    “好吧。”我想了想,接受了她的代金券。
    我點了一份二十二元的盒飯,用了面額為二十元的代金券,那頓飯,我只花了兩塊錢。飯菜味道的確不錯。只是,我沒想到剛吃完飯,沒過半個小時,我的身上就長出了一些紅疙瘩來,奇癢難耐。
    我看了看胡靜瑤手臂上的疹子,再對比自己身上的,我發現我倆的疹子一模一樣。
    瞬間,我明白了,胡靜瑤的疹子是食物過敏所致,并非是我的香水在作怪,我問胡靜瑤: “你最近是不是都在這家飯館吃飯?”
    “是啊,怎么了?”胡靜瑤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
    “這家菜的食物有問題!”我說。
    “胡說八道!”陳蓓蓓頓時急眼了,“這家菜的食物能有什么問題,你別亂造謠”
    我不明白陳蓓蓓的反應為什么這么大,她突然發脾氣,搞得我們莫名其妙。
    這時,王娜忽然打斷了我們的爭執:“陳蓓蓓,把你的筆借我用用。”
    “你桌上不是有筆嗎?”陳蓓蓓心情不好,說話的語氣也不好。
    “桌上的那支不是寫不出來嘛!”王娜說。
    “我的筆在抽屜里,你自己拿吧。”陳蓓蓓依舊擺著臭臉。
    王娜打開陳蓓蓓的抽屜,從里面拿出一支筆,接著她拿出了許多“潮州菜館”的代金券。她看了我們大家一眼,最后,目光落在陳蓓蓓臉上: “陳蓓蓓,胡靜瑤的那些代金券是你給她的吧?”
    陳蓓蓓沒說話。
    王娜又厲聲責問: “你說,到底是不是你給的?剛才向莉說潮州菜館的食物有問題,你為什么這么緊張?”
    “我不知道。”陳蓓蓓有些著急,她說, “潮州菜館的食物絕對沒有問題,那家菜館是我舅舅開的,我怕你們出去亂說,影響他的生意,他家一家子就靠那個菜館生活了。胡靜瑤的那些代金券是哪來的,我真不知道。我不確定她是不是拿了我放在桌上的代金券,她不是經常在外面領代金券嗎?也許她誤把我的代金券當成是自己在外面領的了。”
    “你別急,我不是針對你,我的意思是胡靜瑤并不是因為用了我買的香水而過敏的。”看陳蓓蓓那么急,我說出了自己的猜想。
    “陳蓓蓓,你回答我一個問題,行嗎?”王娜說。
    陳蓓蓓點了點頭。
    “你是不是喜歡戴維佳?”王娜問道。
    陳蓓蓓又點了點頭。
    “這就對了!你舅舅的菜館怎么炒菜你會不知道嗎?一定是你舅舅的菜有問題,你故意把代金券放到桌上,讓胡靜瑤誤以為是她自己在外面領取的。你的目的就是要胡靜瑤過敏,你要她全身長疹子,這樣她就沒你好看了,因為你知道戴維佳最近跟胡靜瑤走得很近!陳蓓蓓,你真卑鄙!”王娜用輕蔑的眼光看著陳蓓蓓。
    “不是這樣的!”陳蓓蓓沒有過多狡辯,也許她知道這時候說什么都是白搭。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1/2    1 2 下一頁 尾頁

上一篇:不要扔硬幣

下一篇:它在手機里

標題:我的閨蜜不靠譜
地址:http://www.ulgxsx.live/xy/32004.html
聲明:我的閨蜜不靠譜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六场半全场中奖怎么算中几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