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中華民俗 > 奇聞異事

落梅妝女妖案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7-05-21作者:飲馬冰河

    1.開棺驗尸
    大清嘉慶年間,徽州府的望族馬家出了一件轟動遠近的事情———馬員外去世一年后,其弟馬志原稱其遺孀姜桂香不守婦道,還要將姜桂香掃地出門,獨吞馬家的財產,姜桂香只好將小叔子告到縣里,請縣老爺主持公道。
    縣太爺張明磊一向剛正不阿,聽了此事后,立即開堂審理此案。
    馬志原信心十足,因為有人證明姜桂香和壽衣鋪的少掌柜李俊生有奸情,就對馬員外起了歹心,用了無色無味的毒藥,將馬員外毒死。
    張明磊命人將李俊生帶到了公堂,還未用刑,李俊生就全招了,但姜桂香依舊不肯招認。
    思忖了許久,張明磊冷笑道:“姜桂香,你就招了吧,現在是人證、物證俱全!”
    “大人,只有人證,沒有物證啊!我家員外常年在外經商,是患了癆病而死的。”姜桂香用頭巾將頭圍得嚴嚴實實,只露出眼睛和鼻子,說話也有氣無力。張明磊覺得姜桂香好像是得了什么不能見風的病。
    姜桂香這么一說,倒給張明磊提了醒:馬員外若是中毒而死,那么尸體就應該有所變化。想到此處,張明磊帶領衙役們去馬員外的墳地開棺驗尸。
    盡管馬志原很不愿意,但是也沒有辦法。
    馬員外的棺材被打開后,露出的是一堆黑黢黢的尸骨和已經有點兒腐爛的壽衣。顯然馬員外是中毒而死。
    馬志原見兄長的尸骨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不禁撲倒在墳前號啕大哭。而姜桂香只是在一旁呆呆地看著發黑的尸骨。
    張明磊看著一臉疑惑的姜桂香,厲聲問道:“現在可是人證物證俱在,你這刁婦還有什么話說?”
    姜桂香“撲通”跪倒在地,口中直呼冤枉。
    2.血色女妖
    到了公堂之上,姜桂香誓死不招,沒辦法,張明磊就讓衙役們給姜桂香動了刑。
    經過嚴刑拷打之后,姜桂香的雙手鮮血淋漓,此時,只見三五只明黃色的蝴蝶翩翩地飛進大堂,圍著姜桂香來回轉;與此同時,一陣幽香撲面而來,似有還無。
    正當眾人驚奇不已之時,一個行刑的衙役突然驚叫起來“:快———快看!”只見剛才飛進來的那幾只蝴蝶,正落在姜桂香血淋淋的雙手上吸食著血液。不大會兒工夫,這幾只明黃色的蝴蝶都變成了血紅色,而且都像喝醉了一樣,在空中晃晃悠悠地飛了幾下,就都落在了地上。
    姜桂香此時也是驚慌失措,顧不得傷口的疼痛,拼命地驅趕著飛來的蝴蝶。但在驅趕蝴蝶時,不小心將自己頭上原本裹得嚴嚴實實的頭巾給打了下來。
    頓時,一張晶瑩剔透的鵝蛋臉展現在了眾人面前,最奇特的是在姜桂香的眉心有一朵朱紅色的梅花,有了這朵梅花的點綴,這張臉愈發顯得美艷動人,甚至還有幾分神秘的吸引力。
    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呆呆地看著眼前的場景不知所措。好一會兒,一個上了年紀的師爺突然大叫了起來:“落梅妝……她……她是落梅妝女妖!”聽他這么一咋呼,衙役們都慌了。
    班頭老李久經怪事,臨危不亂,知道什么妖怪都怕黑狗血,就吩咐衙役去弄些黑狗血來潑在姜桂香的身上。這黑狗血還真靈驗,霎時間姜桂香便昏倒在地……

    見姜桂香躺在地上不動了,張明磊才問道:“什么是‘落梅妝女妖’?”
    原來,相傳古徽州到處都是梅樹,一家大戶人家的小姐在后花園的梅樹下休息,一朵殷紅的梅花正好落在了這位小姐的眉心,這朵梅花不但拂拭不掉,而且還不枯萎。沒想到有了這朵梅花的裝扮,這位小姐就越發漂亮了,而且身體上還散發出幽幽的清香。
    無數少女得知此事后,也紛紛效顰,用胭脂在眉心畫上一朵梅花,一時間就有了“落梅妝”之說。
    可怪事還在后邊呢,那位大家閨秀自從眉心“ 落”了一朵梅花之后就性情大變,與很多男子有染。凡是與她有染的男子都在半年之內死去;那些畫“落梅妝”的女子也漸漸從眉心處潰爛流膿,身體慢慢垮掉。
    與此同時,這里的梅樹卻長得異常粗壯,所開的梅花更是殷紅如血。后來,有個陰陽生看出了端倪,從魯班祠中請來了魯班鋸和魯班斧,讓人們將所有的梅樹都砍完了。
    人們照做后,果然沒有再發生怪事,病怏怏的男女青年們也都痊愈了,那位小姐也像人間蒸發了一樣,活不見人死不見尸……
    張明磊聽了,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問師爺道:“這姜桂香就是‘落梅妝女妖’?”
    “是啊,千真萬確!”師爺肯定地說。
    張明磊點點頭:“既是妖怪作祟,此案就不可草草了結,不然必會貽害無窮、待本官想出個萬全之策,再來對付這妖孽……”
    3.壽衣布料
    幾天后,壽衣店的少掌柜李俊生在牢中突然死亡。
    仵作檢查了李俊生的尸體,發現李俊生早就得了重病,活不過今年秋天。
    不過蹊蹺的是他的身上有一小塊做壽衣用的布料,另外還在他的貼身衣物中發現了一個小油布包。
    張明磊從仵作手中接過布料,反復觀看、揉搓,那只揉搓壽衣布料的手竟然變成了青色,而且還有一股刺鼻的藥味,他又看看小油布包里面的東西,忽然恍然大悟,讓衙役速速將馬志原捉拿歸案。
    馬志原被帶到衙門后,厲聲哭訴道:“張大人,您有什么證據說小人犯了罪?”
    張明磊微微一笑:“證據嘛,就在這兒!”說著張大人將手中的壽衣布料高高舉起,然后沖著馬志原晃了晃……
    原來,張明磊又一次對馬員外的尸骨進行了檢查,結果,這次仵作發現青黑色物質只是存在于尸骨的表面,而骨層深處并沒有中毒。也就是說,馬員外是在死后中毒的。

    結合在李俊生身上發現的壽衣的秘密, 謎底就解開了———馬員外的壽衣有毒。這壽衣是馬志原特地叫李俊生“加工”制成的。
    此時的馬志原依然不肯認罪。張明磊一笑,就將那些壽衣扔給了馬志原:“ 這方圓百里之內, 除了你財大氣粗的馬家,還有誰家能用得起這樣的壽衣?”
    馬志原眼中閃過一絲慌亂,但還是故作鎮定道:“大人,肯定是那妖婦陷害我,還望大人明察!”
    “妖婦?明明是身患重病的婦人,你們卻說是‘落梅妝女妖’,你們把本官當成了三歲的頑童不成?來人,把那個‘落梅妝女妖’的謠言制造者帶上來,讓他說說這其中的玄機!”衙役立刻將五花大綁的師爺帶了上來……
    平日里威風凜凜的師爺,耷拉著腦袋對馬志原說:“馬二爺,我把您給我錢,讓我鼓吹令嫂是女妖的事情,全部都跟張大人交代了……”
    4.女妖之謎
    其實,張明磊根本就不相信師爺所說的“落梅妝女妖”的鬼話,從師爺那閃爍不定的眼神中,張大人就斷定這平日里就不大守規矩的師爺一定有鬼。而且,當姜桂香剛剛來到大堂之上時,略通岐黃之術的張大人就看出了她身患重癥,只是不知病從何來。
    于是,張明磊就在暗中對姜桂香進行了審問。
    原來姜桂香得了怪病,遂請來名醫郭成龍,用祖傳的梅花五針在姜桂香的眉心刺了一朵梅花形的針眼,并將家傳圣藥“龍涎濟世丹”給她服下,這“龍涎濟世丹”能將姜桂香血液中的毒素從眉心處漸漸排出,因此姜桂香眉心處就常常凝結著含有毒素的血凍,看上去宛如一朵美麗的梅花。
    又因為每天都要將血凍取下,使新血凍形成,所以這血凍不會結成血痂,變得顏色暗淡。
    而且“龍涎濟世丹”本身具有極濃郁的香氣,服下后能順著血液的流動擴散到全身,于是就遍體生香了。
    后來姜桂香的血液散發出香氣,招引來蝴蝶也就不奇怪了。
    姜桂香得此怪癥只有死去的馬員外、姜桂香的貼身丫鬟以及馬志原知道,所以馬志原事先買通了師爺,讓他鼓吹姜桂香是“落梅妝女妖”一事也就不難解釋了。
    隨后,張明磊又當著馬志原的面,打開了一個小油布包,里面是一封信,張明磊就命衙役大聲地讀了起來。
    原來,這是一封李俊生的親筆書信。上面說在馬員外病重那天,馬志原就自帶布料匆匆來壽衣鋪定做馬員外的壽衣。
    幾天后,令李俊生萬萬想不到的是,馬志原給了超出壽衣十倍的工錢,但有一個小要求,就是將做壽衣的下腳料全部退還給馬志原。
    當時身患重病的李俊生發覺這事有些蹊蹺,就以燒火時將那些下腳料作為引火之物給燒了為由,沒有退還給馬志原。
    大約過了一年之后,李俊生雖然不知道壽衣下腳料有什么秘密,但他抱著試探的心態找到馬志原,說自知命將不長久,只是怕剩下父親李老蔫一人孤苦伶仃地活在世上。
    馬志原立即截住話頭,說只要李俊生歸還下腳料,以及答應作為姜桂香的奸夫,就會給李老蔫一大筆錢財,讓他無憂無慮地安度晚年。
    李俊生知道這樣的事不光彩,可是為了父親李老蔫,最終李俊生還是答應了。
    穩妥起見,李俊生又將此事的經過寫成了信,裝進小油布包,藏于貼身衣物之中。衙役所朗讀的就是這封信。
    衙役讀罷了信,張明磊對馬志原厲聲說道:“現在你還有什么可狡辯的?還不快快交代,以免受皮肉之苦!”
    這時早已嚇得癱軟在地的馬志原,知道事情已經全部都敗露,再硬扛也沒有任何意義了,便仰天痛哭道:“真是天不佑我,天不佑我啊!”說完一口血噴涌而出,將那封信染得猩紅……
    看著倒在地上口吐鮮血的馬志原,張明磊不屑地說道:“不!不是天不佑你,而是天不藏奸、天網恢恢!”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上一篇:印度的奇葩事件

下一篇:人皮書的秘密

標題:落梅妝女妖案
地址:http://www.ulgxsx.live/minsu/qiwen/48930.html
聲明:落梅妝女妖案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六场半全场中奖怎么算中几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