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之黃皮子墳

胡八一出國在即,整理舊物時翻出一張老照片,那時,他和胖子正作為知青在大興安嶺的山區插隊,山里的生活讓年輕氣盛的他們如魚得水。為了換幾斤水果糖上山打黃皮子(黃鼠狼),為了給人治病捉熊取膽。沒想到二人誤入一座坍塌的黃皮子祠。傳說幾十年前,一伙號稱“泥兒會”的胡匪曾從黃皮子祠挖出一口捕金嵌玉的箱子,隨后這伙胡匪和箱子就一起消失在了漠北草原。此時,恰逢戰友丁思甜來信邀請他們去草原做客,二人欣然前往,哪知正趕上牧牛受驚。為尋找丟失的牧牛,三人和牧民老羊皮進入俗稱閻王殿的百眼窟。在這里,竟有一些日本”給水部隊”的遺跡

第零章 引子

我祖上有卷殘書,是“摸金校尉”前輩所著《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此書共有一十六字尋龍訣語,“風水秘術”屬于術數的一個分支,然而何為術數?術數之興,多在秦漢以后,《易》為其總綱,其要詣不出乎陰陽五行、生克制化,實皆《易》之支派,傅以雜說耳。物生有象,象生有數,乘除推闡,務窮造化之源者,是為數學。星土云物,占侯指迷,見于經典,后世之中流傳妖 更多 >>

第一章 趕冬荒(上)

1969年秋天,越南人民反抗美帝國主義侵略的解放戰爭,正進行得如火如荼。而這時候,我做為眾多上山下鄉知識青年中的一員,被知青辦安排在大興安嶺山區插隊,接受最高指示: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戰風雪,煉紅心,斗天地,鑄鐵骨。不知不覺中,時間就過去了幾個月,剛進山時的興奮與新奇感早已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日復一日的枯燥生活,我插隊的那個山溝,總共 更多 >>

第一章 趕冬荒(下)

林場中伐下來的木頭,在春水生長之時,就會利用河水把木料扎成筏子沖到下游,河的下游有條鐵路,還有個小火車頭,是專門用來運木頭的,這里的情形十分象是著名小說《林海雪原》中描寫的“夾皮溝”,“夾皮溝”在東北是確有其地,團山子的林場也有個差不多的地名,叫做“黃皮子墳”,這地名聽上去顯得很神秘,但就連燕子她爹那種老獵戶,都說不出這個地名的來龍去 更多 >>

第二章 黃皮子墳(上)

“遮了天”這個綽號大概是取自和尚打傘——無法無天的意思,民間風傳他早年當和尚的時候救過黃大仙,一輩子都有黃皮子保著,誰也動不了他。這當然是謠傳了,實際上他不僅沒救過黃皮子,反倒是還禍害死不少。剿匪小分隊追擊他的時候,正好山里的雪下得早,天寒地凍,最后在一個雪窩子里搜到了“遮了天”的尸首,他是在一株歪脖子樹上,上吊自殺的,在他尸首的對面 更多 >>

第二章 黃皮子墳(下)

獵人狩獵的這三套辦法,唯獨對付不了皮糙肉厚的人熊,上次我們在喇嘛溝遇到過人熊,險些丟了性命,所以此刻燕子一提到人熊的威脅,我心中也打了個突,但隨即便說:“聽蝲蝲蛄叫還不種地了?人熊又不是刀槍不入,而且晚上它們都躲在熊洞里,咱們趁天黑摸上團山子套幾只黃皮子就回來,冒這點風險又算得了什么,別忘了咱們的隊伍是不可戰勝的。”胖子在旁邊急得直跺 更多 >>

第三章 夜擒(上)

明月照殘雪,朔風勁且衰。我們潛伏在紅松樹后,雖然筑了雪墻擋風,但畢竟是在下風口,時間一久,還是被凍得絲絲哈哈的,當真是有些熬不下去了,可就在這時,終于有了動靜,我急忙把手往下一按,低聲通知胖子和燕子二人:“噓……元皮子來了。”雖然我們平時提起黃鼠狼,都以“黃皮子”相稱,但在山里有個規矩,看到黃皮子之后,便不能再隨隨便便提這個“黃”字了 更多 >>

第三章 夜擒(下)

“黃仙姑”剛一鉆入皮囊,立刻就明白過味兒來了,不過既然鉆進了絕戶套后悔可不頂用了,這時候它身子才進去半截,急忙就想縮身退出,但那“皮餛飩”的口子,設計得實在太毒了,六棱的口子可松可緊,在皮囊外掏越扯口子越大,但從里邊往外,帶中囊口邊上的鎖片,立刻就會使囊口收緊,六棱硬鎖內櫞又薄又緊,當時就卡進了“黃仙姑”的骨頭縫里,疼得它一翻跟頭,當 更多 >>

第四章 熊的傳說(上)

我們正夜審“黃仙姑”,突然聽到有人敲門,我急忙起身開門,然而小木屋外一片空寂,悲風怒嚎,象是被打入幽冥的怨魂在慟哭抽泣,被狂風一吹,斷斷續續地飄蕩在空中,徘徊不散。但我明明可以感覺到,絕不是風聲作怪,天空中在傳遞著一種不詳的信號,那是從位于上風口的黃皮子墳附近傳來的哭聲,黑暗深處確實是有黃皮子之類的東西在哭。我心中暗自發狠,看來這“黃 更多 >>

第四章 熊的傳說(下)

實際上人熊的學名,稱作“羆”,與熊不同,“羆”遍體毛色黃白,不僅脖子長,后肢也比普通的黑瞎子較高,力大無窮,一人粗細的老樹說拔起來就能給拔起來,遇到人便人立而起窮追猛撲,而且姿態五官似人,性猛力強,可以掠取牛馬而食,所以叫做“人熊”,山里的獵人輕易不敢招惹人熊,更別說打主意去獵熊了,但人熊并非捉不得,只是要冒的風險極大,一個環節出了岔 更多 >>

第五章 剁掌剜膽(上)

枯死的千年老樹,看上去使人覺得十分奇怪,怪就怪在這樹與周圍的環境并不協調,雖然不是隆冬季節,但提早到來的降雪,使整個森林變成了一個銀白的世界,唯獨這株大樹附近沒有積雪,而且樹洞中堆滿了珍貴的松茸以及各種醬果,我最開始一看見樹干上的大窟窿,就以為這里是熊洞,但離得近了,并未聞到腥騷的臭味,不禁開始起了疑心。我剛要開口問燕子這枯樹洞附近怎 更多 >>

第五章 剁掌剜膽(下)

人熊眼皮極長,它一瞇眼,長長的眼皮就會掉下來,再睜開來需要費些周折,此刻那人熊抱住了樺木套筒還以為是抱住了胖子,一通亂舔,但是感覺不對,抬爪子一撩眼皮子,見抱住的是塊爛木頭,頓時更增惱怒,吼哮聲起,熊吼帶起一陣腥風響徹四野,連遠處的山谷間都在回應。我挺著獵叉前去接應胖子,正趕上胖子脫身出來,這一來倒把我閃在了人熊正面,我突然被那熊聲一 更多 >>

第六章 鬼衙門

被人熊撞倒的樹根旁,泥土中埋著尊半截石像,造成罕見的虎頭獸面,獸首人身,頭上有盔頭,雙手握著以人頭做裝飾的石斧,氣度不凡,但面目十分猙獰,燕子一見那些虎頭人身的石像,立刻聯想到山里面一個古老的傳說,也顧不得收拾熊皮熊肉了,吃驚地對我們說:“那好象是山鬼的石像,這片林子恐怕就是山里的鬼衙門,咱們快逃吧。”“鬼衙門”的傳說,在大興安嶺最西 更多 >>

第七章 老吊爺(上)

圓形的木墩子大概是個供桌,說是木墩子,實際上質地非常堅硬,歷久不朽,大概是以一種半化石形態存在的罕見石木,上面刻著黃皮子身穿人衣的神像,神情極是詭異,神秘中帶著幾分可怖。胖子哪管木墩子上有什么,只顧著向我解釋他長這么胖是為了將來打入敵人內部做準備,我對他擺了擺手,這時候就甭練嘴皮子了,看來咱們是進了一座供著黃大仙的山鬼祠,這點從木墩供 更多 >>

第七章 老吊爺(下)

說到這我們點的松枝火把漸漸暗了下來,很快就要燃盡了,趕緊又換了兩支松燭點上,這松燭是山里的一種土蠟燭,非常簡易,缺點是燃燒得很快,不如正規蠟燭勁燒,出門走夜路的時候倒也對付著能使,總好過沒有光亮。我對胖子和燕子說,既然這地方只是黃皮子廟,那也沒什么希奇的,咱們宜將剩勇追窮寇,到后殿去捉了那“黃仙姑”,然后就趁天黑前趕回林場。“黃仙姑” 更多 >>

第八章 絞繩(上)

在胖子和燕子夾纏不清的話語聲中,我急忙將垂在胸前的死人腳推開,身體向后挪了一些,沒想到后背也吊著一具死尸,被我一撞之下登時搖晃了起來,頭頂上隨即發出粗麻繩磨擦木頭的聲音,黑暗中也不知周圍還有多少吊死鬼,我只好趴回地面,但仍能感覺到一雙雙穿著棉鞋的腳象“鐘擺”一般,懸在我身體上方來回晃動。我已經出了一頭虛汗,剛才從石階上摔下來,不知道把 更多 >>

第八章 絞繩(下)

地窨子里光線太暗,那兩盞綠色小燈一閃就不見了,我腦袋一熱,也沒多想就趕緊跳下土炕,撥開懸在面前的吊客,沖到墻側的夾空里,只見從我們手中溜走的“黃仙姑”,正用兩個前抓扒在墻上,偷過縫隙往屋里瞅著。隔墻后也是一間建在地下的大屋,不過這間屋里沒有吊死的人,反倒是吊了一排已經死挺了的黃皮子,黃皮子跟人換命的傳說由來已久,據說黃皮子是仙家,善能 更多 >>

第九章 削墳磚(上)

我對胖子和燕子說這地窨子里只有火炕中能藏東西,另外我似乎還記得在《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中看到過類似的記載,那本殘書中提到“陰陽宅”之說,陰宅是墓地,是為死者準備的,而陽宅是活人的居所,風水中的“攢靈相宅”之法,又稱“八宅明鏡”之術,這兩側完全對稱的地窨子中,很可能被人下了陰陽鏡的陣符,也就是類似古時候木匠所使的“厭勝”之術,黃皮子中通 更多 >>

第九章 削墳磚(下)

胖子還是把地上的金粒子一一撿了起來,自己安慰自己說這些確實少了點,支援世界革命有點拿不出手,但用來改善改善生活還是綽綽有余的。我看這些金粒子與那夜在林場所得非常相似,形狀極不規則,好象都是用來鑲嵌裝飾物體的帛金顆粒,難道黃大仙那口箱子上面竟然嵌滿了黃金飾品,在被人盜走的過程中,箱體摩擦碰撞掉落了這些殘片?一想到那神秘的箱子里究竟裝著什 更多 >>

第十章 來自草原的一封信(上)

我從沒聽過“泥兒會”這種盜墓賊的傳說,長這么大還是頭一次聽說,但是她提及的“衣觀道”我和胖子倒略有耳聞,這道門里的人為了煉丹,專割男童生殖器做藥引子,解放后就被鎮壓不復存在了,我聽四嬸子說得有板有眼,就知道她不是講來作耍的。這深山老林中放眼所見盡是寂寞的群山,有機會聽老人們前三皇、后五帝地講古,對我們來說絕對是一項重大娛樂活動,何況我 更多 >>

第十章 來自草原的一封信(下)

我又削了幾塊,聞了聞自己的手指,頓時熏得我直皺眉頭,我捶了捶自己酸疼的脖子,望著屯子外沉默的群山,突然感到一陣莫名其妙的失落,難道我這輩子都要呆在山里削墳磚看林場了嗎?毛主席揮手改航向,百萬學子換戰場,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雖然這確實鍛煉人,可畢竟和我的理想差距太大,當時還太過年輕,面對自己的前途心浮氣燥,一想到一輩子窩在山溝里 更多 >>

第十一章 禁區(上)

燕子說我和胖子是屎殼郎打冷戰——臭的瑟,這才剛安份了沒兩天,又想出妖蛾子到克倫左旗的草原上去玩。怎奈我們去意已決,收到信之后根本坐不住了,而且撿日不如撞日,剛好在轉天早晨,林場那條查哈干河的下游,有最后一趟往山外送木材的小火車,想出山只有趕這趟火車了。由于是出去玩,而不是辦正經事,所以沒好意思跟支書當面請假,把這件事托付給了燕子去辦, 更多 >>

第十一章 禁區(下)

剛商量完這件事,“勒勒車”就停到了草原上的兩座蒙古包前,只見丁思甜身穿一身蒙古族長袍,頭上扎了塊頭巾,正在擠羊奶,看見她我差點沒認出來,裝束改變實在太大了,要不仔細看還以為是個蒙族姑娘,丁思甜也沒想到我和胖子回突然來探望她,怔了半天才回過神來,沖過來同我們擁抱在一起,激動得哽咽難言,戰友們久別重逢,都有說不完的話想說,可心中的往事千頭 更多 >>

第十二章 夜幕下的克倫左旗(上)

順著牧民“老羊皮”的手指,我不由自主地抬頭看向天空,厚重的云層從頭頂一直堆到天邊,我心中反復回響著他最后的一句話,那條“龍”是在天上的。說完這些,“老羊皮”也不再繼續說什么了,悶著頭到一邊去宰羊,我望著天空出了好半天的神,心下仍是對他的話將信將疑,這時候草場上開始忙碌了起來,眾人都在幫忙準備晚上的宴會,我便不好再追問下去,轉身回到了知 更多 >>

第十二章 夜幕下的克倫左旗(下)

但我從來不打退堂鼓,何況當著丁思甜的面呢,稍一尋思,便有了計較,我對胖子使了個眼色,胖子立刻會意,伸出雙手下壓,做了個安靜的手勢,對大伙說:“大家靜一靜,咱們請列寧同志給大家講幾句。”知青們立刻知道了我們要玩什么把戲,在那個文化枯竭的年代,顛過來倒過去的只有八個樣板戲,普通人沒有任何多余的文化娛樂活動,可不管什么時候,年輕人總有自己的 更多 >>

第十三章 牛虻(上)

不需細說,丁思甜的神色已經告訴我了,受驚的牛群正朝著我們奔來,草原上的牧牛一向溫和,但它們一旦驚了群,形成集群沖擊,比脫韁的野馬勢頭還猛,幾百頭牛發起性子沖過來根本攔不住,連汽車都能給踩成鐵皮。我顧不上去打聽牧牛為什么炸了群,從地上一躍而起,一腳踢醒了胖子,但“首長”老倪昨天喝過了量,怎么踢也踢不醒,情急之下,我只好和胖子把他抬了,幸 更多 >>

第十三章 牛虻(下)

丁思甜已經牽了三匹馬出來,聽到老倪的話就對他說:“您太多慮了,牛群不會跑進荒漠,最多是在草原上兜圈子,而且牧牛不管怎么跑都是成群結隊,巴倫左旗的狼不多,少數的草原狼不敢打它們的主意,應該不會有別的意外,我們一定能完成任務,把牧牛一只不少的追回來。”我看她牽了三匹馬,便問丁思甜怎么你也要跟我們一道去西邊追趕牛群?據說那里很危險,你還是別 更多 >>

第十四章 失蹤(上)

黃草漫漫的大草原,象是波濤起伏的黃綠色大海,草都是差不多高的,但草下的沙丘起伏不平,地形高低錯落,草原上的大多數區域,象這種起伏落差都不大,從遠處或者高處很難分辨,草原上也有巖石山或沙土山,因為天高地廣,從遠處看只是覺得天地相連,起伏綿延,唯有到了近前,才能確切感受到坡度落差之大。牛群奔逃的蹤跡,剛好是在一個上坡處消失不見,我們急忙帶 更多 >>

第十四章 失蹤(下)

胖子輕蔑地將嘴一撇:“讓您給說著了,小時候還真開過兩槍。”可他隨后從老羊皮手中接過了獵槍一看,苦笑道:“您這種槍我可沒打過,這是獵槍嗎?我看比當初義和團打洋鬼子的鳥銃強不了多少。”牧民的獵槍也有先進的,可老羊皮只有一桿獵銃,因為克倫左旗草原上的豺狼并不多,偶爾遠遠地看見一只,用獵銃放個響,只為了起一個震懾作用,這種小口徑火銃其實還有很 更多 >>

第十五章 蚰蜒鉤(上)

草原的天空,仿佛存在著一個無影無形的幽靈,雖然我們的眼睛無法去辨認它,但那些被天空吞噬的野雁和牧牛,以及驚慌不安的坐騎,都表明了冥冥中,真真切切地有種不為人知的可怕事物,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我們被迫選擇回避。剛開始誰也沒有注意到,“老羊皮”所騎乘的那匹退役軍馬,竟然帶我們逃進了那個草原牧民的噩夢“百眼窟”,這片稱為“百眼窟”的丘陵地帶 更多 >>

第十五章 蚰蜒鉤(下)

可是我救人心切,忘了身處斜坡之上,胯下馬前腿高高抬起,蹬地的兩條后腿失去了重心,馬蹄落下時沒能按欲期踏中蚰蜒,反而是向坡下的方向打了個踉蹌,這一下沒勒住馬,那馬順勢帶著我沖下了草坡。我回頭看時,只見經驗老道的“老羊皮”并沒在坡上縱馬快跑,他深知這草丘上可能還有別的鼠洞,而且這種地形,一旦一擊不中救不到丁思甜,等到再撥馬回身便已遲了,所 更多 >>

第十六章 怪湯(上)

老羊皮常年在草原上牧牛放羊,也時常遇到過惡狼、猞猁之類的猛獸從馬匹背后襲擊,知道該當如何應付,正發愁找不著機會收拾它,這家伙卻自己送上門來,立即打聲胡哨,那匹老軍馬馱著他和丁思甜,就在大蚰蜒撲至馬臀的一剎那,猛地向前一欠身,前腿撐地,兩條后腿狠狠蹬向從馬后撲來的蚰蜒,這一蹬之力不下千百斤,把黑癍蚰蜒踹得在空中翻了幾翻,遠遠地落在地上滾 更多 >>

第十六章 怪湯(下)

我們撥林取路,走出不遠,果然見到有口水潭,由于天黑又有霧氣遮蓋,能見度不足十米,看不清這水潭的大小,不過聽遠處那水聲流量很大,估計這潭不小,站在潭邊的青石上舉起燈來一照,只見水花翻滾,水下有許多肥大的黑魚被燈光吸引,紛紛游攏過來。巴倫左牧區的人視魚為天神,從來不吃魚捉魚,這片草原上大小湖泊里的魚生活得自由自在,從來就不怕人,不象內地的 更多 >>

第十七章 百眼窟(上)

老羊皮喝了那鮮美的魚湯之后,整個人仿佛變作了從阿鼻地獄中爬出來的餓鬼,惟恐別人和他爭食,把我和胖子推在一旁,自己把住了剩下的半鍋魚湯, 一只手用馬勺舀湯,另一只手只下伸入滾燙的鍋中撈魚肉,兩只手流水似的往嘴里送著事物,就好象他的嘴變成了無底洞,不論喝多少魚湯吃多少魚肉,都填不滿, 可那魚肉魚湯畢竟是有形有質的事物,老羊皮吃得實在太多,肚子脹得鼓鼓的,鼻孔里都往外反著白色的魚湯。 更多 >>

第十七章 百眼窟(下)

草原上的牧民把吃烤鼠肉視為家常便飯,但在興安嶺山區,有許多人卻從來不吃鼠肉,解放前,在山區里找金脈開金礦的人就忌食鼠肉,我曾經聽我祖父說倒斗的手藝人,也不吃鼠,而稱老鼠為“媳婦兒”,因為整天做的營生,都是搬土打洞的勾當,與老鼠無異,屬于同行,而且老鼠也是“胡、黃、白、柳、灰”這五大家之一的“灰”家,天天跟土洞子打交道,就絕不能得罪老鼠,否則指不定哪次一不留神,就會被活埋在盜洞里。 更多 >>

第十八章 觀龍圖(上)

我們闖進鼠窟,舉起汽燈一照,只見身處四周盡是古磚,磚奇大,形同石板,頭頂上也被古磚收攏成弧形的頂棚,不過這些古磚隧道搭建得非常簡易,有多處因為年久失修而蹋陷,加上野鼠打的洞,以及上面樹根生長侵蝕,就眼前這么一段隧道內已是千瘡百孔,面目全非,慌亂與黑暗之中,我們也無法仔細分辨這到底是什么所在。頭上深進石頂的老樹根徑和泥土中,有無數蠕蟲與 更多 >>

第十八章 觀龍圖(下)

丁思甜也說:“對啊,古代農民起義,都是先要盜挖帝王皇陵,這也表現了農民起義軍蔑視封建王權的大無畏精神,并與他們勢不兩立的決心氣概。”不過丁思甜雖然口上這么說,但她畢竟是女孩,雖然當過紅衛兵,終歸不如我和胖子二人膽大包天,對古墓有些畏懼心理難以克服,向我打聽古墓中都有什么?我剛進這條地道的時候心里有些慌,但走了一段,已經逐漸適應了這隧道 更多 >>

第十九章 引魂雞(上)

這條被無數野鼠占領的地下通道,連接著一個如同地下大廳般的洞穴,大廳的地面埋著許多巨石,四周更有許多構造相同的通道,我萬沒有想到,在這洞穴的石墻上,竟然刻著與黃皮子廟那位“黃仙姑”的神像。雕刻在石墻后的這幅畫面,在我們發現這石墻般的天然翠石屏之時就已經注意到了,不過這些陰刻年代久遠,石壁上剝落模糊,若不以衣袖擦掉浮土灰塵實是難以辨認。此 更多 >>

第十九章 引魂雞(下)

我和胖子提到此事,不由得懷疑這地洞里埋著許多石頭,是用來鎮壓鬼魅的,這些話使丁思甜有些緊張了,她對我們說:“快別提這些了,我覺得后背都冒涼氣了,咱們現在該怎么辦呢?來路回不去了,這里共有十條通道,剩下九條,究竟要往哪一邊走才能出去?”我發現丁思甜膽子確實是變小了,也許是因為牧區的牛馬損失慘重,讓她心中沒了底,我估計她和老羊皮的心情差不 更多 >>

第二十章 不存在房間之樓(上)

丁思甜提著燃料即將耗盡的汽燈,借著如豆般昏暗的光亮,努力辨認著水泥板上殘留的字跡:“給水部隊?3916?這是什么意思?是軍用設施嗎?”我和胖子聽到她的話,蹲下身來也去看那水泥,這塊編平的水泥磚,好象是刻意制作出來封住豎井的,但并沒有將井口砌死,如果使用撬鉤從上面開啟的話,輕易便可打開,水泥磚兩冊都有編碼,是某種制式建筑材料。自秦代起, 更多 >>

第二十章 不存在房間之樓(下)

其實這幢樓跟普通的老式居民樓沒什么區別,只有三層,從外面看每層大約有二十扇窗戶,全都緊緊關閉著,里面靜得滲人,胖子說:“這地方不錯,咱們進去把門一關,什么東西也甭想進來,咱就呆到天亮再走不遲。” 我們都知道附近出沒的蚰蜒習性是“晝伏夜出,聞腥而動”,只要天亮了再往樹林外走,就不用擔心什么了,見這幢樓結實完整,都覺得正是藏身的好地方,樓 更多 >>

第二十一章 兇鐵(上)

沒等我抬腳踹門,就看那門上的兩扇窗戶外,赫然露出兩白生生的手,五指慢慢撓動著玻璃,發出刺耳的摩擦聲,聽得人雞皮疙瘩起了一身,我抬了一半的腳硬生生停在了門前,猛聽樓門生銹的合葉一陣怪響,大門被從外邊緩緩推了開來………… 長滿銹跡的合葉“吱吱紐紐”地發出聲響,樓門被從外邊推了開來,我從不知道開門的聲音也會這么恐怖,隨著樓門洞開,好象有盆帶 更多 >>

第二十一章 兇鐵(下)

說罷,我揮了揮老羊皮那柄“康熙寶刀”,據老羊皮講,此刀是康熙征葛爾丹時御用之物,后賞賜給蒙古王公,這把刀長柄長刃,刀身平直斜尖,不僅有長長的血槽,還有條金絲盤龍嵌在其上,鋒利華貴非同凡物。 雖然這刀是四舊,可畢竟是皇家之物,又是開了刃的利器,一定能夠辟邪,不過這些話我也是隨口而言,至于康熙的兵刃是否能夠辟邪這回事我當然不知道,眼下必須 更多 >>

第二十二章 孤燈(上)

四人聚在墻前,見兩層磚墻后不是通道,不免都有些失望,但大伙都想看看墻里埋著的到底是什么東西,于是用康熙寶刀挑起煤油燈去照,這才看清原來墻里埋著個大鐵塊,冷冰冰黑沉沉的,四人心中說不出的驚奇,難道兩層磚頭后面還有一層鐵墻? 我伸出手在上面一摸,指尖立即觸到一陣冷冰冰的厚重感,一種不祥的預感使我全身都打了個激泠,我連忙定了定神,再仔細一摸 更多 >>

第二十二章 孤燈(下)

老羊皮說:“我都一大把年紀了,我怕甚球啊,我是擔心這女娃,唉……我這輩子安分守己凈吃素了,雖說一輩子沒剃頭,也不過是個連毛僧,怎么倒霉事都讓咱趕上了……”他的話說了一半就說不下去了,我知道他大概想到就算回了牧區,對牛羊馬匹的重大損失也沒法交代,老羊皮這老漢肚子里全是苦水,我怎么才能想個法子幫他和丁思甜推托責任呢? 我們說話的功夫,胖子 更多 >>

第二十三章 焚化間中的第五個人

這煙囪雖大,也只是相對而言,實際上遠比火葬場的那種大煙囪小了許多,頭頂有朦朧的星光,看到天窗般的煙囪口,我又平添了幾分信心,用刀鞘刮著煙道內壁,迅速清理掉了一圈煤灰和油膏,又用腳蹬在上面試了試摩擦力,這煙道內很是狹窄,如果用腰背支撐著逐步蹭上去問題不大。 可有些事看似容易做起來難,剛刮了一層油泥,煙道里就已經嗆得睜不開眼了,雖然蒙著鼻 更多 >>

第二十四章 錦鱗蚦

黑暗中那輕微的響動使我們覺得毛骨悚然,多出來的那個人究竟是誰?他在焚尸爐前想要做什么?我產生了一種非常不祥的預感,難道有人想把那焚尸爐的爐門打開?那樣的話后果將不堪設想,但地下室的一片漆黑之中,我們目不見物,也無法采取行動,我只好低聲招呼丁思甜快劃火柴點火把照明,可她此時也是十分緊張,連劃了兩下都沒能夠將火柴劃著,心中不免有些慌亂,于 更多 >>

第二十五章 陰魂不散

這把鴨排獵銃是老古董了,時不時的啞火,這回也該著丁思甜命不該絕,槍聲一響就把她的性命救了,雖然老羊皮擔心火槍打到丁思甜,開槍的時候把槍口抬高了許多,而且這獵銃早已沒了什么殺傷力,但噴煙吐火的聲勢驚人,絞住丁思甜的錦鱗蚦被獵銃震懾,放開丁思甜疾向后退,但它慌亂之中不辨方向,一頭撞進了爐門洞開的焚尸爐里,我正好沖到近前,用后背頂上爐門,順 更多 >>

第二十六章 僵尸

這時四人隊伍里,只剩下老羊皮手中唯一的一根火把照明,他舉著火把走在中間,我發現老羊皮比先前精神了許多,可能不是因為他吃魚吃多了,我想他在焚化間中開槍救了丁思甜,這事雖只是在舉手投足之間,換做我和胖子開這一槍連眼都不會眨,但對老羊皮來說,那等于他戰勝了自己,也解開了他心里的那個死結,當年就是因為他一時懦弱,沒去救他兄弟,恐怕這些年都生活 更多 >>

第二十七章 龜眠地

胖子說:“這還不簡單?拿刀剁了他的腦袋,要是還不放心就再切個大卸八塊,然后往下水道里一扔。”老羊皮則說:“在陜西發現僵尸一定要用火燒,焚僵尸前還必先覆以漁網,免得其煞入地為祟。” 我對老羊皮說:“在東北山區也有類似的說法,不過那是說的吊死鬼,凡是吊死人的地方,掘地三尺,必可發出形如煤炭的一段黑物,那就是吊死之人臨終前留下的一口怨氣,若 更多 >>

第二十八章 俄羅斯式包裹

我在黑暗中摸到身前的桌子上,有些又硬又干的事物,用手輕輕一捻,就捻掉了一層像是煤灰般的碎渣,從手指傳來的感觸判斷,那些碎末里面是硬梆梆的死人骨頭,摸到死人骨頭倒沒什么,可我明明記得早把那俄國人的僵尸,拖到下水道里燒成焦炭一般了,皮肉毛發都成了黑炭,就剩下些骨頭燒不動,是誰把那燒剩下的尸骸拿到桌上來了?我心中駭異萬端,一時也無暇細想,眼 更多 >>

第二十九章 莫洛托夫雞尾酒

我見丁思甜雖然吸入的蚦毒有限,現在情況還算穩定,能走能動,神智也還清醒,但這中毒的早期癥狀畢竟是出現了,如果從百眼窟北側山口出去,就到了沒有人煙的荒漠邊緣,離牧區更遠,即便不那樣繞路,在沒有馬匹的情況下,也根本來不及把她送進醫院,而且萬一她所中之毒在更短時間內發作,卻又如何是好?再者,誰能保證這一路平安,不出半點岔子? 我緊鎖眉頭,拿 更多 >>

第三十章 精變

從地道里鉆出來是在建筑設施之外,這一點實在是出人意料,按照地圖所繪,這個出口處,應當有一處規模龐大的植物園,去往主研究樓必先繞過這里,所以當初我們為了不想繞路而行,才決定從下水道走直線通過,難道那俄國人的情報是假?此時天已微明,拂曉的晨霧籠罩四野,輕煙薄霧中,隱隱可見隔著一片密林,對面有座矮山,對著我們的那面山體,已經被挖去了一半,殘 更多 >>

第三十一章 恐懼斗洞

胖子氣得破口大罵:“誰他媽活膩了往老子這吹涼氣?”丁思甜想幫他劃亮火柴,也沒能成功,因為黑燈瞎火什么都看不見,我覺得心中忐忑,想去摸插在身后的長刀,可摸了一空,從藤上摔下來,不知道被掛掉在哪里了。就在這時,我眼前忽然亮起一對綠幽幽的眼睛,好似兩盞鬼火,對那雙眼睛一看,我全身立刻打了個寒顫,坐在地上急忙以手撐地倒退了幾步,把后背帖在了樹 更多 >>

第三十二章 讀心術

老羊皮戳在樹根上的長刀,切住我的肩膀向下壓來,我半坐在地上后背倚住樹洞,身前被丁思甜擋住,倉促之余,只好一只手纂住刀鋒,一只手隔著丁思甜去托老羊皮握刀的雙手,但這根本就是徒勞之舉,康熙寶刀一點點壓了下來。丁思甜也想幫我托住刀鋒,以求二人能從刀下逃出,可一來她力氣不夠,二來這狹窄的樹洞間沒有半點周旋的余地,我的腿也被丁思甜壓住,想抬腳將 更多 >>

第三十三章 千年之綠

我的手剛握住長刀,就覺得眼前一黑,我還以為是失血過多造成的,但隨即發現是壓在洞口的觀音藤落了下來,樹洞裏再沒半分光亮。此時老羊皮和丁思甜都像是洩了氣的皮球,萎頓在地上一動不動,我趕緊和胖子打聲招呼,讓他摸到火柴燒件衣服照亮,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那兩只老黃皮子怎麼就不見了? 胖子點燃了一件俄國人的衣服,煙薰火燎中再次把樹洞照亮,只見洞內 更多 >>

第三十四章 編號是“0”

不曾入水土的古銅器,在人間流傳至今,都是紫色而底部生朱砂斑,甚至這些斑塊已經變得凸起,如上等辰砂,放在大鍋里以沸水烹煮,煮得時間越久,斑痕越是明顯,如果是假貨,這么一試,斑痕就能被煮沒了,所以甚是容易區分。我見這口銅箱透骨晶瑩,用工兵手電筒一照,薄光流轉顯得好象都快透明了,便猜想這極可能是一件埋藏于土下,或是從水中打撈出來的上古之物, 更多 >>

第三十五章 磚窯腐尸

我們見過上吊的吊死鬼,可從沒見過大頭朝下懸在半空的死人,那尸體僅能看到上半身,身上全是泥土,好象剛從墳里爬出來,鼻子和嘴都快爛沒了,下巴掉了一大塊,臉上白呼呼的一片都是蛆蟲,唯獨兩只眼睛炯炯有神,但和活人的有神不一樣,這死尸的眼睛不會轉動,雖然在照明筒的光線下閃著精光,但目光發直發死,直勾勾地盯著我們。 我和胖子都吃了一驚,倆人雖然腿 更多 >>

第三十六章 禁室培骸

帶有“零”號標記的鐵門上有個轉盤形鎖摯,老羊皮和胖子倆人用后背頂門,腰腿加力,把那二十幾年沒有開合的鐵門合攏起來關上,吱吱嘠嘎地聲音傳來,我握住轉盤門鎖,準備在鐵門閉合之際墜著身子以自重使它轉動起來鎖住這道門戶。 眼看著將要將鐵門閉合了,但磚室中已經有幾條腐尸慘白的胳膊伸了出來,都被加在了門縫處,那些死人的手指抓撓著鐵門,指甲和鐵皮摩 更多 >>

第三十七章 面具

老羊皮語言表達能力有限,加上他說得顛三倒四,我和胖子聽得滿頭霧水,但總算是大概弄懂他的意思了,在老羊皮的老家,有片沙地,這片區域干旱少水,但沙地中部的泥土確十分濕潤陰森,自古傳說那里是養尸地,尸體埋進去能得不腐,實際上那塊地生長著一些古怪的植物。 傳說這種植物,是古時從數千里外西域回回國圓沙城傳進來的,此物極毒,全身類似人形,有點象大 更多 >>

第三十八章 防腐液

那頭戴冰冷面具的女尸就躺在水泥臺子上,由于地下密室里漆黑一片,我們剛剛逃進來的時候,誰都沒注意到它的存在,自進了“百眼窟”之后,我們目睹了無數可驚可怖之事,不斷地疲于奔命之下,到了這里,就連神經都有些麻木了。所以發現這具女尸之時,我和胖子、老羊皮也沒覺得過于吃驚,因為這一帶奇形怪狀的死尸實在太多了,我們頗有些見怪不怪了,可等到三人湊近 更多 >>

第三十九章 標本儲藏柜

我完全沒顧得上害怕,急忙轉過照明筒,打亮了往身邊照去,丁思甜確是好端端躺在地上,不過剛才我們誰也沒有注意到,她臉旁的墻壁前擺著一口小小的銅箱,那銅箱蓋子上鑄著一面黃鼠狼頭,銹跡斑斕的銅箱甚是矮小,箱蓋大致和丁思甜的頭部平行,我適才隨手一碰,卻是摸到了箱蓋上的黃皮子頭,其造型奇詭,雖能看出是黃皮子,但擬人化十足,凹凸起伏之處極似人臉,竟 更多 >>

第四十章 守宮砂(上)

我和胖子腦子里浮現出一個念頭“蟒骨”?頭骨和蟒蛇非常相似,想不明白是做什么用的,什么蟒要這么珍而貴之的儲藏?聽說蛇能泡酒,難道蟒骨也能泡酒,我們舉著蠟燭頭從上看到下,一見尾骨立即就明白了,是錦鱗蚦的骨頭,這比在焚尸爐里遇見的可大得多了,看來百眼窟至少曾經有過兩條以上,掉進焚尸爐的那只也算它倒霉,毒蛇毒蚦其實最懼油煙,它死在那爐膛內是遲 更多 >>

第四十章 守宮砂(下)

然后胖子也鉆進柜子里來給我幫忙,我們倆象挪炸彈似的把我發現的那個大瓶子慢慢挪了出來,胖子問我這里裝的是什么?死人? 我說裝的不是死人,這柜子里沒死人,罐子里是只守宮,大守宮,有它說不定能解丁思甜的蚦毒,胖子奇道:“老胡你可別胡來啊,我怎么沒聽說大守宮能解毒?我就連什么是守宮也不知道啊,咱都是爹媽生黨培養,在紅旗下沐浴著毛澤東思想的春風 更多 >>

第四十一章 盜墓者老羊皮(上)

這時丁思甜臉色青中透黑,牙關緊閉,胖子和老羊皮撬開了她的嘴,我把八粒臍紅香全給她塞進嘴里,捏鼻子灌水送了下去。我們三人守在蠟燭下,雙眼不眨地盯著她,心都懸到了嗓子眼,也不記得過了多久,直到連殘余的蠟燭頭都燃盡了,才眼看丁思甜眉宇間青氣雖然未退,但謝天謝地,她呼吸比先前平穩了許多,終于有那么一點好轉的跡象了。我稍稍松了口氣,按說這時候應 更多 >>

第四十一章 盜墓者老羊皮(下)

但老羊皮根本就不具備這么高的覺悟和思想自覺性,時下那些一整套一整套的話里邊,有些詞語他也知道,也會說,這是當時形勢使然,可要說到具體意義、價值所在,他就完全摸不著頭腦了。而且他滿腹心事,聽到這些恍如不聞,低著頭一言不發,只是不住地唉聲嘆氣。我嘆了口氣,對胖子擺擺手,示意他不要再長篇大論地照本宣科了。我對老羊皮說:“咱一不抓綱,二不抓線 更多 >>

第四十二章 不歸路(上)

可羊二蛋死活要去,在老羊皮的反復追問下,才從他口里得知,原來有股泥兒會的盜墓胡匪在大興安嶺一帶活動,他們屬于一股不入流的散盜,就是膽大,玩邪的,什么都敢挖,可根本不知道如何找那些沒有標記的古墓。羊二蛋要比老羊皮心眼多,學的本事也比較多。 經人引見,動了邪念,想人泥兒會。那時候泥兒會正需要羊二蛋這樣的人,女人也好,錢財也好,要多少給多 更多 >>

第四十二章 不歸路(下)

老羊皮無意中聽到了這件機密,原來在中國古代,大興安嶺一帶,相當的一部分人,都有偷偷摸摸地崇拜黃皮子的風俗,認為黃大仙能掌管死人的魂魄,是個勾魂引。勾魂引是一種索命鬼仙的俗稱,專門接送死者亡魂.凡是被勾去的魂魄,都被送進了鬼衙門,也就是陰曹地府。老百姓大多聽說過鬼衙門的傳說,那是個進去就回不來的地方,但只知道鬼衙門藏在深山里,具體的位置 更多 >>

第四十三章 夢(上)

我和胖子聽到這里,明白了一多半,后來的事情我們差不多都跟著一起經歷了。老羊皮為了追趕牧牛,跟我們一起誤入百眼窟,現在的環境所迫,他對以前的事情實在是不敢說實話,涉及的問題太復雜了,所以吞吞吐吐的不肯明言,直到在近在咫尺見到了羊二蛋的尸體,老羊皮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二十幾年積壓在心底的往事突然都爆發了出來,瘋子似的想打開招魂銅箱,把 更多 >>

第四十三章 夢(下)

剛剛一下火車,被那人流一擁,我和胖子兩人就跟大部隊走散了。結果我們倆人一商量,和大部隊失散了也不要緊,星星之火照樣可以燎原,不如就地參加革命行動,直接奔天安門得了。聽說天安門離北京火車站很近,毛主席就在天安門城樓上接見紅衛兵代表,咱倆不如直接去見毛主席,跟他老人家匯報咱們那兒的斗爭形勢。 我和胖子打定主意,列成二人縱隊,斜挎軍包,甩開 更多 >>

第四十四章 冥途

我沒辦法隱瞞,就把她昏倒后的情況簡略說了一遍,胖子又補充說老羊皮是潛入人民內部的階級敵人,丁思甜說這怎么可能,胖子指著我說:“他說的,回去還要開說理斗爭大會揭露老羊皮的黑幫嘴臉。” 我只好說出實情:“咱們兩天一夜未曾合眼,我是擔心大伙累得扛不住,都睡著了之后,老羊皮會做出什么傻事來,所以才找個借口把他捆了。想不到千小心,萬小心,還是出 更多 >>

第四十五章 閻羅殿

在樓門前地面的泥土上,有一道延伸向后山的痕跡,是有人拖拽東西留下的。百眼窟有著風水一道中罕見的自然環境,本來草原荒漠上晝夜溫差極大,但這里卻并不明顯,氣溫和濕度都較高,另外土壤中的特殊成分,對尸體有種天然的保存作用,大部分死者尸身上都化出鳥羽般的尸毛,全世界未必能再找出第二個這樣的地方了。 正是由于土壤獨特,土粒的間隙較大,所以土質較 更多 >>

第四十六章 金井

這并不長的地洞出口,是一個天然形成的落水橋,橋下有陰河滾滾流動,過了這天然石橋,前邊地勢豁然開朗,不知是什么光源,發山灰蒙蒙的亮光,朦朧的光線中一片片古老的建筑群,一時難以分辨其規模布局。我們也看不出那些房屋殿堂是哪朝哪代的古物,只知道那雕梁畫柱的造型都古老異常,難以想象這百眼窟里何以埋著這樣一片古代殿閣。 這片古典陰森的屋舍堂宇中, 更多 >>

第四十七章 水膽

胖子和丁思甜都望著我,我知道他們倆在等我拿主意,要不要按照老羊皮的話去做?我心想這禍害肯定不能帶回牧區,拋到金井里也好。由于急于離開,也沒怎么細想,就點頭同意了。我正要動手,卻被胖子搶先了一步,他過去想把那口銅箱抱起來扔進地穴,可不料那銅箱年代太久,古老脆弱,銅性都被水士蒸淘殆盡了,又被老羊皮半拖半拽地走了一路,胖子剛搬離地面,銅箱的 更多 >>

第四十八章 舌漏

老羊皮突然開口告訴我們,他以前做盜墓賊的時候,曾聽說過有這種僵屍上生的蜰蝨,想不到世上真有此物,要不是金井中有水膽救命,現在大伙已經死了多時了。這種蜰蝨其實根本就不是活物,那者黃皮子生前煉出了大如血卵般的內丹,死後肉膽不化,生出無數蜰蝨,乃其精靈所結,如磁石中的子母珠,平時都如皮屑般依附在屍毛中,遇生氣而活,水火皆不能滅,專吸活人精魄 更多 >>

第四十九章 焚風

我接過老羊皮手中的龍符仔細觀看,胖子與丁思甜也好奇地圍過來看了半天,但找們不知道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龍符是青銅打造,算不上工藝精奇,但形狀很怪,跟現在人們熟悉的龍形區別極大,二十厘米長短,分有五爪,虬首擺尾的樣子渾然天成。龍頭上沒有眼睛,也是一條盲龍,看那銅性翠綠處能夠映人肌骨,掂在手中輕輕飄飄如同一片紙板,估計是件幾千年前的古物。 更多 >>

第五十章 穴地八尺

據說人死之後立刻頭下腳上,裸身倒置土中,可以把死人的魂魄給憋死,永世不得超生,晚上黃皮子來了一看死者愿意這麼干,就會不再追究他的後代子孫,這筆債就算是一筆勾銷了。自古不孝有三,無後為大,老羊皮為了延續香火,無論怎麼做都會在所不惜,要保住自己的子孫後代,否則黃大仙一旦找上門來,羊家後人肯定是沒有活路了,不僅家里的東西得讓黃皮子倒騰光,而 更多 >>

第五十一章 炸雷

我們事先知道尸首是腳心朝天,但不料挖開一看,裹尸的白帛,都被撐成了一道道白絲,就像是數層白線密密裹扎的絲網,似乎是老羊皮埋下去后突然活了過來,掙扎著想要撕扯開裹在身上的白帛,才變成了我們現在看到的這副樣子。 一旦黃土沒了胸口,即使活人也早被憋悶死了,又怎么會在土中掙扎欲出?眾人見狀,都覺心驚,老羊皮的兒子更是雙膝一軟,跪在地上哭天抹淚 更多 >>

第五十二章 生離死別

雖然老羊皮的兒子整理遺體時,我和胖子等人都沒在場,但他也絕不會把一只黃鼠狼跟老羊皮裹在一起,我推測不出其中的情由,卻知道這件事絕不能傳出去。 老羊皮的兒子和兒媳也明白不能外傳,只能說老羊皮是染暴疾而亡,停放尸體的時候又被雷火所燒,絕不能提黃皮子這件事,否則肯定被當作階級斗爭新動向,那就不好判斷會往哪個方向發展了個人的事還是自己兜著為好 更多 >>

第五十三章 卸嶺盜魁

我和胖子捧著錢的手都發顫了,那時候對金錢沒有太清晰的概念,只知道錢好,能買糖買煙,可錢不能多了,一多了就貪圖享樂,精神墮落,思想腐朽,生活糜爛,容易走上資產階級自由化的道路,不過當時我們已經在心中產生了一種朦朧的念頭,將來要多賺錢,錢是萬惡的,但錢是有用的。 總算是有了買車票的錢,我們懷著復雜的心情坐上了駛往北京的列車,一路輾轉來到了 更多 >>

第五十四章 妖化龍

那時候陳瞎子還不瞎,是江湖上響當當的一號人物,憑得是三寸不爛之舌,以及仗義疏財氣死宋江的美名。當時因為天下大亂,比起以往各朝,卸嶺群盜的勢力已經非常衰弱,但還是牢牢控制著陜西河南、兩湖這幾個大省的響馬盜賊,老窩就在擁有三湘四水之地的湖南,老羊皮和羊二蛋投到他門下的時候,他正要聚眾去對付百年一現的“湘西尸王”。我聽陳瞎子說起往事,這老家 更多 >>

猜你喜歡

六场半全场中奖怎么算中几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