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會 > 推理故事

罪犯的現場證明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9-09-30作者:佚名

    9月11日晚上10點半,隨著一聲清脆的槍響,座落在東京西郊小山腰的一幢私人別墅里傳出了一個女人凄厲的呼喊聲。玖瑰園總經理夜須專一郎倒在正在哀哀哭泣的妻子美保子的懷中死去了。

    第二天早上,女巡長遠山憐子被警署派來處理這件殺人案。她詳細地向美保子詢問槍殺事件的經過,并查看了現場,發現窗戶上的綠色紗窗和白色窗簾上,都留著一個直經5.5毫米的圓孔,夜須蓋的夾被上也留有一個相同的圓孔。據法醫滿平驗尸結果,夜須是被一種22口徑的來福槍打死的,子彈還留在身體內,兇手射擊的地點約在100—150米之間。

    美保子是個年近40的美貌婦女,看上去比實際年齡還要年輕些。她由于過分悲傷,發作了心臟玻前不久,她的獨生兒子峻一駕駛摩托車出了車禍,死于非命,現在她的丈夫又突然被槍殺,真是禍不單行,夠可憐的。巡長憐子問道:"你丈夫有仇人嗎?"

    "我丈夫雖然富有錢財,但是個善人,沒有什么仇人。"美保子答道:"只是今年夏天丈夫乘坐的汽車與一個叫渴美正治的青年人的車子相撞。丈夫出了5萬元的賠償費給予了結。不久,渥美推說頭部出現后遺癥而向我丈夫勒索錢財,丈夫沒有答應,這可能結下了怨仇。"

    女巡長憐子立即趕到渥美家里。渥美承認家里有一支22口徑的來福槍,憐子果然在距夜須別墅約150米的地方的一間屋里找到了一顆22口徑來福槍的子彈殼。誰知經過驗證,殺害夜須專一郎的不是渥美的那支來福槍。這就排除了對渥美的嫌疑。由于渥美與夜須住在鄰近,憐子希望他提供些線索。

    渥美說:"雖然住在鄰近,但并不常接觸,只是在發生撞車事故后才多了一些交往。也沒有什么特殊感覺,只覺得這一家人關系好像不大融洽。"

    根據這個線索進行追查,得知夜須和美保子不是原配夫妻,兒子峻一是自幼跟著美保子改嫁過來的,長大成人后,父子關系不怎么融洽,但是這一些又能說明什么呢?伶子只好改變方向,從查找來福槍著手。由于槍支都是經過登記的,憐子很快又找到了一個22口徑來福槍的持有者,此人是個喪妻的中年男子,名叫呈川讓平。殺害夜須的兇器正是呈川的來福槍。但呈川讓平提出了強有力的不在現場的證明。他說那晚他正在幫助三個學生補課,一刻也沒有離開房間,根本沒有可能作案,那三個學生分別對此作出了證明。

    憐子繼續從夜須一家人的關系著手調查。她從有關方面了解到峻一死于摩托車的事故,當時檢查發現摩托車的前輪制動器的螺絲松了,致使峻一在下坡時無法控制而摔死。憐子想假定夜須和峻一的父子關系不好,會不會夜須故意擰松螺絲造成峻一的死亡?如果美保子也作這種設想,會不會為了替兒子報仇又害死夜須呢?憐子覺得中間還缺少某些環節。這個環節就是必須是美保子和呈川共同作案。

    為了突破這個中間環節,憐子到學校去訪問了呈川的女兒亞里。亞里是個天真的中學生,她提供了一個情況,說美保子經常到她家玩,有一次她撞見了父親呈川和美保子在房里親密地談笑。當時發現亞里進屋后,兩人顯得十分尷尬。女巡長憐子據此得出判斷,確實存在兩人合謀作案的可能。由于呈川有不在現場的證明,主要作案者應是美保子,但美保子在夜須被槍擊時,就在他的身旁,那么150米射擊的距離又作何解釋呢?會不會法醫搞錯了。法醫滿平說:"檢驗一般不會出差錯,但是遠距離的射擊很容易同近距離的用螺絲刀刺傷混淆。"

    憐子布置搜索人員去各處商店打聽,很快有了結果:一周前,有個長相同美保子一樣的人在一家商店里購買了一把直徑5.5毫米的螺絲刀。與此同時,法醫滿平經過對尸體進一步檢查,發現死者是被螺絲刀刺死的。于是,憐子傳訊了美保子,直截了當他說:"快如實供出你是如何殺死丈夫的,否則我們就要逮捕呈川了。"

    美保子著急地喊道:"我認罪,這不關呈川的事。"

    原來美保子與夜須的關系一直不好,特別是她兒子峻一摔死后,她認為是丈大故意做的手腳,對夜須更是恨之入骨。她早就有同孤身漢呈川讓平結為夫妻的想法,只是呈川生活清貧,無法滿足她過慣了的優厚生活。所以就設計害死夜須,以繼承其偌大的家產。她用買來的螺絲刀刺死了夜須,并事先從呈川那里拿來了來福槍的子彈和空彈殼,將子彈塞進夜須的傷口,并在被子、窗簾上布置了槍眼,還將一只來福槍的空彈殼放在渥美正治住宅附近的空屋里,以嫁禍于渥美正治。設計雖精心嚴密,但還是被憐子識破了。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標題:罪犯的現場證明
地址:http://www.ulgxsx.live/gsh/zttl/58763.html
聲明:罪犯的現場證明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六场半全场中奖怎么算中几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