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會 > 推理故事

牡丹和殺人畫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7-10-27作者:陳笑海

    布朗是加利福尼亞州某小鎮上的一個普通工人,自小酷愛畫畫,尤其擅畫牡丹。每逢休假日,他就在小鎮的街上擺出畫攤,為路人現場作畫,并用這掙得的錢來貼補家用。
    這天,布朗又趁休假時間上街畫畫,正好有幾位來小鎮旅游的客人路過這里,他們于是就請布朗替他們畫一幅牡丹。布朗只寥寥數筆就將畫一氣呵成,還給此畫題名“紅牡丹”。客人們對布朗的畫作十分滿意,陸續圍上來觀看的路人也都嘖嘖稱贊。
    就在這時,畫攤前來了一位蓄著絡腮胡子的中年人,他掏出一扎鈔票,往布朗跟前一扔,牛氣十足地說:“給我來十幅,但必須一幅一景,十幅畫不能重復。”
    布朗見來了一宗大生意,心里很高興,他笑著朝“絡腮胡子”點點頭,然后就開始執筆作畫,不到一個時辰,便將十幅姿態迥異的《紅牡丹》畫好了。
    眾人見了不禁咂舌驚嘆,絡腮胡子更是連聲稱好,拿了畫就走。
    傍晚時分,布朗正要收攤回家,沒想那個絡腮胡子又來了,對布朗說:“小伙子,其實我已經觀察你很久了,你真是出手不凡啊!”
    布朗一聽,心里非常疑惑,他問絡腮胡子:“先生,您……”
    絡腮胡子立刻哈哈笑了起來,他從口袋里摸出一張名片,遞給布朗,布朗一看,不覺吃了一驚:絡腮胡子居然就是紐約畫廊的大師弗雷德。
    布朗受寵若驚地對弗雷德說:“不敢,不敢,先生,我早就聽說大師您的名字了……”
    弗雷德朝布朗微微一笑,說:“小伙子,你的畫作已經達到一定境界,不比畫廊里的那些畫家差,尤其是《紅牡丹》,遠非他們能比啊!”
    弗雷德邀布朗去小鎮上最豪華的酒吧共進晚餐,兩人一邊談畫一邊飲酒,頗有相見恨晚之意。
    酒酣耳熱之際,弗雷德捋捋他的絡腮胡子,對布朗說:“最近,我們畫廊正在籌備組織一個國際性的畫賽,我想,你已經完全有資格來參賽了。”
    布朗聽到這個消息,真是欣喜不已,這是他多少年來夢寐以求的啊!
    布朗正要開口致謝,弗雷德又接著剛才的話對布朗說:“這次大賽影響非同一般,我建議你竭盡全力再畫一幅《紅牡丹》來參賽。小伙子,好好準備吧,我看你完全有能力在這次大賽上出好成績。”
    布朗被弗雷德這番話說得熱血沸騰,走出餐館時,他和弗雷德說定了自己交畫的具體時間和地點,然后就開始回家閉門作畫。但不知何故,以前作畫布朗總能一氣呵成,可這次他是畫了又撕、撕了又畫,轉眼三天過去,他卻始終沒有畫出一幅能讓自己滿意的《紅牡丹》來。
    布朗心想:如果讓自己這樣的狀態繼續下去,到時候肯定拿不出滿意的作品去參賽。于是他索性停下手中的畫筆,去小鎮上的花園里散步,讓自己在花園里的牡丹從中靜下心來……整整一個星期,布朗把心思全撲在了畫上,累得胃都出血了,最后終于完成了畫作,為此,他把自己這幅心血之作題名為“血牡丹”。

    布朗把《血牡丹》送去給弗雷德,弗雷德看得眼睛都直了,半天才緩過神來,豎起大拇指夸個不迭:“杰作啊,杰作!”隨后他拿起筆,迫不及待地在畫尾寫上“弗雷德薦”。
    紐約畫廊的國際畫賽如期舉行,而且正如弗雷德所言,經現場評審,《血牡丹》果然榮獲此次大賽的特等獎。當地各家媒體競相報道,《血牡丹》一時成了大街小巷人們熱議的話題。然而,布朗看到相關報道后,腦子卻“轟”地一下炸開了,差點氣昏過去,因為《血牡丹》的作者竟然是弗雷德,而不是布朗。
    布朗趕緊打電話找弗雷德,弗雷德給他解釋說:“要知道,在國際性的畫賽中,像你這樣無名之輩的作品,要獲獎是根本不可能的,連入圍都困難。我是擔心《血牡丹》無出頭之日,所以才將你的名字換成了我。當然啦,獎金我一分錢不會拿,全都歸你。”
    弗雷德的解釋顯然十分牽強,但是事已至此,布朗又能怎么樣呢?他想了想,對弗雷德說:“先生,既然如此,那就請您將這幅畫還給我吧!”
    弗雷德一口答應,并和布朗約定,三天后在哈雷酒吧會面。
    三天后,布朗來到哈雷酒吧,誰知弗雷德竟只字不提那幅畫,布朗壓抑著滿腔怒火問他:“先生,您……把我的畫帶來了嗎?”
    “你是說《血牡丹》?”弗雷德裝聾作啞起來。
    布朗趕緊點頭,說:“對,那是我的瀝血之作啊!”
    誰知弗雷德竟慢悠悠地說:“不就是一幅畫嘛,你再畫一幅不就得了?”
    “不,”布朗搖搖頭,說,“那是一幅很特別的畫,恐怕此生我再也沒法畫出第二幅了。”
    “有什么特別?你是指它獲獎了?哼,沒有我的大名,它能得獎?”

    “可是……先生,我只求您能把它還給我。”
    “還給你可以,但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弗雷德說到這里,朝布朗詭秘一笑。
    布朗不免感到驚訝:“什么條件?”
    “把右手剁掉!”弗雷德狠狠地瞪著布朗,從口袋里掏出一把刀,“哐當”一聲扔在布朗跟前。
    布朗心里猛一怔,他實在無法相信這話會出自一位大師之口。不過布朗的性格也犟,他立刻彎腰從地上拿起刀,咬著牙朝弗雷德吼道:“即便是剁掉兩只手,我也要拿回我的《血牡丹》!”說完,刀落指斷,他右手的四個指頭齊刷刷被他自己斬落下來。
    然而讓布朗沒料到的是,就在他隨后去醫院的路上,卻莫名其妙地遭到一伙人的毆打,被打得頭破血流不說,藏在懷里的那幅《血牡丹》也被他們搶走。
    經過醫生的精心治療,布朗總算保住一命,但他已經意識到了《血牡丹》給他帶來的殺身之禍,說不定更大的災難還在后頭,于是布朗決定離開小鎮。
    卻說弗雷德,他原來是一名畫家,青年時代其作品曾頻頻獲獎,可是在獲取了無數榮耀之后卻不思進取,再也沒有了新作問世。這回遇上了布朗,弗雷德就在布朗身上動起了歪腦筋,一幅《血牡丹》讓他一下紅遍全城。為了徹底斬斷布朗的后起之路,他變本加厲地非要布朗斷指不可……
    數年之后,弗雷德憑借布朗的《血牡丹》跨入了富豪行列,不但先后開出十幾家畫廊,建起高檔別墅,還養了一大堆女人,布朗的那幅《血牡丹》,就被他掛在新建的別墅里。
    這一年的這一天,是弗雷德六十歲喜慶之日,在眾賓客的祝壽聲中,弗雷德喝酒正喝得興起,沒料保鏢來向他報告,說別墅門前突然來了一個蓬頭垢面的乞丐,給他錢他不要,攆他走攆了又來。那乞丐說,今天非要見別墅主人一面,如果見不到,打死也不走。
    弗雷德一聽,心想:既然今天是自己的大喜之日,就不能做敗興的事。于是,就親自去門口見乞丐。
    弗雷德問那乞丐:“你是誰?”
    乞丐看著弗雷德,反問道:“難道你真忘了我是誰嗎?”
    弗雷德一愣,看著乞丐想了半天,也沒有想起來他是誰,于是鼻子里哼了一聲,說:“我從來就不認識你!”說完,轉身就走。
    “慢!”乞丐在后面喝住弗雷德,說,“你不認識我,可你不會不認識這個吧!”
    弗雷德掉過頭去一看,只見乞丐正用兩只手舉著一幅畫,那幅畫就是《血牡丹》。
    弗雷德似乎忽然之間明白了什么,一頭栽倒在地上,再也沒有起來……
    這個乞丐就是布朗!
    當年為躲避弗雷德的追殺,布朗離開小鎮后就長年隱居在一個偏僻的小山村里,一邊用左手苦練作畫,一邊以此來維持自己的生計。經過數十年的刻苦練習,后來他終于重新畫出了《血牡丹》。畫作完成之后,布朗便開始四處尋找弗雷德,幾經周折,終于打聽到了住址……
    這個故事距今已經過去了一百多年,可是據說,在紐約的一家畫廊里,至今還珍藏著兩幅一模一樣的牡丹畫,一幅叫《血牡丹》,另一幅人們稱它為《殺人畫》。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上一篇:銀鎖奇案

下一篇:玉鐲驚魂

標題:牡丹和殺人畫
地址:http://www.ulgxsx.live/gsh/zttl/49373.html
聲明:牡丹和殺人畫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六场半全场中奖怎么算中几注